第四章 奄奄一息

作者:天言紫  |  更新时间:2018/4/16 22:37:00  |  字数:2716字
    叶木晨走近,话音顿止。

    他站在离地上沾染灰尘的人头一米远,手脚渐渐变得冰凉。是了,他已经穿越了,他,不再是生活在二十一和平世纪的人了。

    众人回头惊讶的看着他,倍感震惊,这夜公子不是昨日里就已经死透了么?防止出意外,姑姑可是亲自上前冒着被易云万剑斩死的危险一再的确认过的!怎的今日还活生生的站在此处惊恐的看着他们呢?

    惊恐?这种表情又怎么会在夜公子脸上出现呢?

    “夜公子的身子可还好?”皇后的脸上快速闪过一丝讶异,双手交叠在一起微微回缩,展露出一个温雅大方的笑,一双眼温和的看着叶木晨。

    叶木晨心思速转,双手握拳,抿了抿唇,看向人头前方一尘不染的黄袍少年,顶着落在自己身上数道火热又冰凉视线的压力,学着电视里的臣人向他行了一礼:“皇上万岁!”

    君止看着眼前向自己半跪的人,神色怪异,皱着眉不说话。

    叶木晨也不敢起来,昨日自己来得仓促,心里又对这件事本身反感,以致自己根本就没有掌握太多的信息,这下子是阴沟里翻船了,不对,船连阴沟都还未驶进去!

    场中再没有一个人敢开口说话,奴才们均匍匐在地上,感同身受的和叶木晨同境。

    叶木晨头额上的汗水滑落滴进衣领。

    “木晨……”

    君止的这两个字声音很小,甚至有些微微颤抖。叶木晨险些错过,他错愕的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

    “呵!”突兀地,君止闪身越过地上的尸体,在叶木晨不能理解的速度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君止将叶木晨掐起,咬牙切齿:“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叶木晨浑身战栗,深觉下一刻自己的命就不在自己的手里。

    见叶木晨不回话,君止手里的力道渐渐加重。叶木晨开始挣扎,面色充血发红。

    叶木晨心里叹息,自己的这趟不可说的旅程是要还没开始就要结束啊!

    兀地,君止又是猛然将叶木晨往地上一扔!恰巧就扔到那颗人头面前!

    重新获得空气的人就将血气一吸而入,喉咙更是发痒,胃里一番翻滚,叶木晨毫不客气的呕吐了出来,尽数吐在那颗人头上!

    叶木晨颤抖得更是厉害,他害怕的向旁边移动,心里不停的道歉,说着勿怪。

    君止脸色更显怪异,不顾叶木晨身上的赃物,走上前勾起他的下巴,眼神异常冰冷,“奴,怎么?怕了?手上沾满鲜血的人竟然还会怕?”

    叶木晨听清君止话里的嘲讽,心里暗骂现在不知在哪的真的夜慕晨,看着居高临下的君止,心里一阵反感,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的姿态了!

    叶木晨同样冷眼回他,反讥:“我拉屎也要给你知道么?”

    空气中瞬间极降一个温度,君止勾住叶木晨下巴的手换成掐,直到看到那人的下巴出血才停止继续施力。“胆子变大了啊?呵,是以为换了一种方式我就会对你不一样了么?甚至以死将我骗到这里?恩?你想死?我成全你!”

    君止又是重重一甩手,之前将叶木晨的下巴上抬的时候,叶木晨是用了反力的,这一下就是相当于甩了叶木晨一巴掌!

    我去,这是什么脑回路?这个人怎么这么自恋啊!尽管痛,但叶木晨还是忍不住吐槽!

    “来人!”君止一声大喝!充满戾气!“重打五十大板!打轻了就别留着命了!”

    “是!”随从的侍卫心颤,迅速地将刑具安置好,对着叶木晨轻道一声得罪便是毫不留情的将他架起制住在长凳上。

    叶木晨的反抗丝毫无效!

    “昏君!你是自恋狂么!”叶木晨开始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这么简单的就用刑器,毫无缘由可言!毫无法律可言!

    “打!打到他无法开口为止!”君止眼中满是怒火,这个人,似乎越来越不知好歹了!

    皇后站在一边,丝毫没有为周围所影响,依旧是一副温雅大方的姿态!容妃娘娘步位其后,一脸的幸灾乐祸!

    德妃娘娘倒是眉头微皱,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昏君!不分青红皂白!不依法行事!难怪你的国土要失!”叶木晨全然忘却了昨日与夜慕晨的谈话,他厌恶所有的恶势力!

    “哼!”君止紧抿着唇,眼中幽色闪过。

    侍卫们丝毫不敢留情,一下又一下的全力打下,打在叶木晨的臀部上!

    叶木晨感受着臀部传来的阵阵发麻的痛楚,没有喊痛,只是一声接一声的骂着!骂的声音是越来越小、越来越难听!

    君止的脸是越来越黑!

    德妃还是没忍住,上前缓走到皇上身边,轻声说:“陛下,夜公子身子虚,在这冷宫里更是不得好生照料,如今又是溺水不久,只怕承受不住啊。”

    君止眉头依稀皱了一下,却依旧没有理会。

    德妃还待说些什么,容妃叫住了她,“梅姐姐这是干什么呢?那夜公子惹得陛下生了大气,稍微惩罚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啊,姐姐你刚才又不是没有听见夜公子说的什么,这几板子妹妹觉得还是陛下仁慈呢!”

    随着时间的过去,叶木晨已经承受了三分之二的板子,差不多快四十下了!臀部也不痛不麻了,毫无知觉!

    叶木晨只觉头冒金星,眼前一片白,喉咙火辣辣的痛,嘴一张一合的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发声,耳边又听着嘈杂的声音,终于再也坚持不住,叶木晨紧握的双手一软,直直地掉在地上!

    与此同时,又一板子打了下来……

    “啪!”

    “皇上饶命!”持杖的侍卫一个慌张,啪嗒一声,将杖棍丢在了地上,跪下来不停磕头求饶。

    原来,这一板子竟是打在了君止的手上!

    德妃松了一口气,立即走过去拉起皇上的袖子,看着上面泛起的红印子,心疼万分:“陛下,您没事吧?”

    一直在旁边观望的皇后眼神一闪,却没有动作。

    果然,君止甩手丢下德妃的手,更是冷眼吓退了就要上前的容妃,直接用伤手将叶木晨粗鲁的一翻!

    叶木晨没有血色、惨白的面容完全暴露在君止眼里!唯有那双眼里的绝倔强还是那么令人讨厌!

    君止双眼一眯,抓起他嫌弃的往身边公公身上一扔,冷言:“带回去!”随即转身离开。

    “恭送皇上!”余下身后一群暗自庆幸逃过一劫的奴才们。

    “主子!”突然,一道生冷悲伤的声音传来,易云飞身冲过来,几个腿脚就将公公及其他侍卫击倒在地,扶起叶木晨沉声道:“对不起,主子,属下来晚了!”

    叶木晨挂在易云身上,浑身软而无力,勉强扯出一丝笑,也不知道自己出了声没有,“是啊,你说你怎么就不早点来呢?昨晚你干什么去了啊?”

    “主子……”

    话音未落,易云便被突如其来的剑风掀倒,一个倒转,易云翻身站立起来,一边提防着君止身边的那个暗卫,一边盯着被君止劫过去的主子。说:“君止,你既然不好好待主子,我便是拼了命也要把主子抢回来!”

    君止看了一眼挣扎着要脱离他怀抱的叶木晨,面色一冷,冷声道:“目无君主!拿下他!”

    暗卫闻言身动,手里的剑开始转动。易云面色冷峻,接身应对起来。

    一个赤手空拳、一个宝剑护体,武功相去却不甚远,结果可想可知!

    几个回合下来,易云终是支撑不住,让那暗卫钻了空子,一脚踢在正胸口,下一刻一把剑就直刺左胸口而来!

    易云根本躲闪不及!

    “噗!”是剑入肉的声音。

    “主子!”易云吃惊自责不已,他居然,他居然让主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还是救自己受了伤!他失职!

    君止愣愣地看着倒在血泊里却依旧还在对易云笑的那个人,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他,是怎的?逃离了自己的?

    回神的君止脸色青黑,眼瞳黑化,整个人充满戾气,冲上前夺过那个人,飞身离去!

    求求你,千万不要有事!

    他不能,不能再来承受一次!
天言紫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