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鬼说

作者:鬼丫头小酒  |  更新时间:2018/4/15 22:44:12  |  字数:3260字
    第四章  鬼说

    佛曰:世间本无善恶,所有事物都有定数。

    但众人却不知善恶平衡着一方,善多了,人们会忘记生存竞争,恶多了,人们便会对整个世界失望。

    人类很奇怪,向往善良,却无法丢弃邪恶。

    世上鬼魂之说又被众人怀疑,竟有人扬言相信科学,推倒封建迷信,还世人一个说法。

    在探索的热潮之后,便疯掉了很多人,退隐了很多人,很多绝对盲目相信科学的人。

    有些东西可以说它没有,但不能说它不存在,你可以不相信,但不要踩踏秘密的洞窑……

    “叽叽”微弱的阳光,昏暗的小院,虽然有太阳的出现,但乌云遮住了整个天空,只露出微弱散光。

    鸟儿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吵人的叫着,风轻轻一吹,门口的大树侧身迎接着伙伴,将昨夜散撒的叶子收了回来。

    异邪还在熟睡,躺在床上抱着那盏灯,对他来说,这盏灯只有抱着才会让自己安然入睡。

    身旁的女子翻了翻身子,伸出懒腰,准备从棺材床上下来,女子模糊的坐了起来,实在太困了,根本睁不开眼睛。

    女子侧身而下,脚底摸索着拖鞋,可好半天也没找到,只好睁开眼寻找。

    女子慢慢睁开眼缝,只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个摆满灵牌的桌子,还有一个躺在棺材上的男子……还有……自己也睡在棺材上!

    女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血红色的旗袍,难道自己死了?

    自己来到阴间了?

    女子惊恐万分,张大了嘴巴,尖叫了起来:“我不想死啊啊啊!!!!”声音震耳欲聋,将桌子都震的摇晃起来。

    异邪正做着美梦,突然被一声尖叫吵醒了。

    异邪猛的坐了起来,女子眼睛睁得更大了,随即喊到:“诈尸啦!!!!救命啊!!!”

    异邪心情非常复杂,这才凌晨五点,五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炸哪门子的尸,我是人,你睡醒了”异邪懒得理女子,一个劲的揉着眼睛。

    女子抱着被子看着眼前的异邪,觉得这人也太奇怪了,穿着黑色的长袍不说,还破洞百出,脸色阴暗不说,两个黑眼圈几个意思?想让人以为你是人都难!

    异邪再次躺下,翻了个身背对着女子:“那啥,衣服洗好了,应该干了,把我的衣服留下,自己离开。”说着,便一动不动,进入梦乡。

    女子挠了挠头,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女子叫徐玲玲,在酒吧做吧台小姐,只卖艺不卖身的那种,昨晚有贵客来,自己也是为了赚钱,喝了很多,之后就……不省人事…难道说这男的把自己从大街上捡回来?然后…然后……

    徐玲玲越想越害怕,自己二十多岁,从未出卖过肉体,今天却让“酒吧捡人大队”给占了便宜,徐玲玲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早就不是自己的衣服了,除了内衣内裤,其他全部不在,这是明显的……

    徐玲玲抱着被子,对眼前的男子露出杀意。

    “王八蛋,占我便宜,占我便宜!”徐玲玲一脚将熟睡的异邪从床上蹬了下来,异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自己从坠入了万仗深渊。

    异邪睁开眼还没一会,只见一个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视线。

    徐玲玲拿着枕头,对着异邪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王八蛋,跟老娘上床,你可以啊!老娘黄花大闺女,毁在你这个穷酸小子身上!”

    徐玲玲内心哭的稀里哗啦,自己从小就没好好读书,想着靠自己的美貌搭上一个高富帅,然后走向人生巅峰!现在可好了,跟矮矬穷勾搭上了,还是特穷的那种!

    异邪趁着女子伤感,赶紧从被子下逃离,慌乱的寻找那盏灯,这灯比他命还重要。

    徐玲玲转过头了,看着异邪在地上摸索着,觉得不太正常,准备上前询问,脚下好像碰到可什么。

    徐玲玲,低头一看,是一盏像油灯的灯台,弯下腰,捡了起来,打量着灯台。

    徐玲玲看到灯台里的花,不由的喜欢起来,这花像是千根细丝组成,有红有白,更奇特的事,这花味给人一种窒息的美感,自己可是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花。

    “别碰我的灯!”异邪从徐玲玲的手中夺过灯台,小心翼翼的检查灯的每个角落。

    徐玲玲被吓了一跳,但因这样的距离,徐玲玲看到异邪深蓝色的眼睛。

    那双眼睛真美,像是草原上天空,不!应该是星空中的银河,更像是大海的最深处。

    徐玲玲脸蛋泛起红晕,没想到这个男孩,也不错,虽然穿的有些简陋,要是改变一下……我在想什么呢,他可是占了我便宜的人。

    说着又拿起枕头,准备战斗,异邪抱着灯盏,看到一大早就发疯的女的,又开始发疯,赶紧退后,支支吾吾的说着:“姑娘,我是你救命恩人,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救命恩人?徐玲玲都想一个板凳扔过去,这幌子还能不能再庸俗点?“救命恩人?是不是,还是我自愿找你的?”徐玲玲咬着牙说着。

    异邪拍手,做出很对的姿势:“姑娘好眼力!”

    徐玲玲紧紧抓着枕头,大战一触即发:“是不是,我衣服被换了,你是不是什么也没做?”

    异邪感动的眼泪的快流出来了:“姑娘说话就很有水平,一看就是文化人!”

    “我去你丫的!”徐玲玲,抓着枕头上去就是一顿“单身十八式”。

    打的异邪东躲西藏,徐玲玲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飘过去,那个傻女人会自己往火坑里跳?而且你这还是土坑,带刺的那种。

    异邪跑到院子的石桌前,慌张的表情,没想到这个女的这么厉害,亏自己还……

    异邪到了院子,看到眼前的徐玲玲,愣住了,没有躲避的行为,只是呆呆的看着徐玲玲。

    异邪红润了眼睛,这……衣服……穿在她的身上…跟母亲太像了…

    红色的旗袍,娇柔的身体,一张惊艳世俗的女子,那是日思夜想的母亲啊。

    “母亲!”异邪不在逃跑,而是叫了一声母亲。

    徐玲玲觉得不太正常,这小子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看?

    咦!咋还流泪了?我下手也没多重啊!

    “别哭了,别哭了,我打疼你了?”徐玲玲上前安慰,没想到一个大男人,这么不经打,这就委屈的哭了。

    异邪快速擦干泪水,不想多说什么,只是退后一步,恭敬的说:“姑娘不要误会,可否听异邪一片言语。”

    徐玲玲看到异邪流了泪,也是心软了,便点了点头,心里却想着,怎么起这个破名?怪渗人的。

    两人面对面坐在石椅上,阳光有些灰暗,像是在预示这什么一样。

    “姑娘可知世上有鬼魂?”

    徐玲玲摇了摇头,这小子在说什么啊?

    “不信,也正常,从古至今也就没人信过。”异邪倒了一杯茶,递给徐玲玲,接着说“世间生死轮回,死者成为魂魄,心安则顺利轮回,心不甘则徘徊世间,也就是孤魂野鬼。人都具有三善六恶,鬼魂吞噬一善便可不受阴间法制,可直接出现在人的面前,但只能是黑夜。若吞二恶,魂魄脱离阴间,可直接伤害活着的人类。相同,人类丢失三善六恶,就等于燃烧自己的命火,一个月之内便会死去,就连魂魄也不会再有。”

    徐玲玲虽然听不懂,也觉得异邪在胡说八道,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世间有鬼,有什么依据?”异邪笑了笑,例子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

    异邪指了指天空,徐玲玲顺着天看去,刺眼的阳光将徐玲玲的眼睛烧的好疼,徐玲玲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便回过头来准备质问这个骗子。

    “姑娘可否觉得,眼前有许多黑色影子?”

    徐玲玲揉着刺痛的眼睛,满不在乎,这种问题很简单,只不过是眼睛球受到灼伤,出现短暂的一小部分失明,不过很快就会好了,医学就可以解释。

    异邪笑了笑:“世人因为害怕,故意弄虚作假,害怕恐慌而制作出结论。阳及是阴,阴及是阳,人生下来并非有无天生阴阳眼之说,我们每个人都是阴阳眼,只是天分罢了。眼睛本为阴,只是生下来便被凡尘所庇护,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阳沙。当阳光刺痛你的眼睛时,便可以短暂强行打开阴阳眼,阳阳生阴,而那些你看到的黑色影子,都是鬼魂。”

    异邪喝了一杯茶,说了这么多,口干舌燥了。

    徐玲玲虽然一开始就不信,但这一套说辞,也将她吓得不轻,如果世界上真的有鬼…那么自己岂不是天天跟鬼生活在一起?

    徐玲玲摇了摇头,理清自己的思路,自己是受害者,被这个男的睡了,自己不能吃哑巴亏!

    “喂,异邪是吧?你睡了我,是不是得…要钱也忒…我又不是…那啥,是不是应该给我一点补偿?”

    异邪一口茶没差点喷出来,合着自己认真讲了半天,这丫头片子没听进去一句。

    异邪擦了擦嘴,耍起了无赖:“我异邪没干违背良心的事,为什么要……再说我啥都有,就没钱!”

    一听没钱,徐玲玲可就着急上火了,这是要睡人不给钱……不对…不负责!

    徐玲玲咬牙切齿,从地上拿起一块砖头:“我再问你一句,有没有钱!”

    异邪正准备说没有,一看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立刻站了起来:“你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说好说!”异邪可不想再被打了,刚才那一脚差点把自己踹出村,这会儿更火爆了,直接抄板砖了。

    “异邪,睡了我这么美得黄花大闺女,就想什么也不做,一了百了?我告诉你,没一百万,今天这事不算完!”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