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黑社老大不是吹牛逼

作者:落大大雨  |  更新时间:2018/4/16 12:25:24  |  字数:3044字
    陆以辰虽然把夏荨给压在了沙发上,虽然旁边茶几上就放着一些性爱工具,虽然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但是,他还是没有真正的把他吃干抹净。

    陆以辰和夏荨缠绵了一会儿,但仅此于摸一摸,亲一亲。他硬生生的控制着自己早已灼热的欲火。

    陆以辰在夏荨的额上温柔的一吻,然后坐了起来。

    此时夏荨被他拉扯开的衬衫裸露出他大片白皙的肌肤,凌乱的头发蓬松而清爽,被亲的有点儿肿的嘴唇微微翘着。

    还有被拉开的衬衫,小小的一角遮住了他的身下若隐若现的风光。

    陆以辰暧昧的勾起唇。

    夏荨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他们欢好缠绵的夜晚景象一幕幕的浮现在他的脑海,怎么也挥之不去,让他有点儿烦恼,无奈却又甜蜜的要死。

    夏荨只觉得被陆以辰抚摸着的时候,身下一凉,他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但立马又被陆以辰给他带来的幸福给湮没了。

    直到陆以辰现在暧昧的看着他的身下,他才又想起来……

    他今天洗完澡没穿内裤!

    夏荨立马伸手紧紧的抓着衬衫下摆往下扯,眼神也不受控制的瞅着陆以辰。

    陆以辰笑了笑,拉住他的手臂一使劲儿就把他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怎么,还害羞呢?”陆以辰的手从夏荨的肩慢慢的往下滑,直到摸到夏荨拉着衣角的手,他直接略过那只手钻进了夏荨的衬衫底下。

    夏荨的身体猛的蹦紧了,眼睛睁得大大的。

    “你的身上……哪一样我没见过,摸过,亲过……”陆以辰低沉的嗓音在夏荨的耳边响起时,夏荨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一只待宰的兔子正听着蛊惑人心的魔音,魔音一结束,他就会魂飞魄散。

    看着夏荨有些迷茫的眼神,陆以辰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大手一把握住了夏荨的性器。

    “嗯~”夏荨轻哼了一声,搭在陆以辰肩上的手使劲儿抓了抓。

    陆以辰在夏荨的耳垂上吻着,低声道:“媳妇儿,你叫的声音真好听……”

    说着,陆以辰的手又轻轻的捏了捏。夏荨听了陆以辰的话后,就像受了什么鼓励一样,呻吟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不停的回荡。

    陆以辰被这声音刺激的不轻,但他又不能……

    所以他只好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噗呲……

    “啊……”夏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身子软软的趴在陆以辰的身上。

    身子刚靠上去,夏荨就感觉到屁股底下有什么灼热的东西直抵着他。

    “陆神经……你,”夏荨轻咳了一声,脸红的能滴出血来,“你要不要……”

    “怎么,你想要吗?”陆以辰邪笑着看着他,手又在他的腰上轻轻的捏着,“你要是想要,我倒是可以……”

    “不是,”夏荨立马摇了摇头,他的腿到现在都还没能站直呢,腰到现在也还是酸疼的不行。如果再按照昨天晚上的来一次,他真觉得自己这一个月都可以不下床了……

    “只是,你……”夏荨咬着下唇说,“你不是硬了吗?”

    “哦,你说这个啊。其实我无所谓,最重要的是你。”陆以辰说,“我刚才看你走路都打颤儿……身下还疼吧?都怪我昨天晚上没控制好,一下子太高兴了,就有点儿激动。媳妇儿,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我绝对不会再弄疼你了。所以就算现在我硬邦邦的痒,也不可能会对你下手。不然就你这小身板儿……没个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是肯定的。”

    “嗯,”夏荨腆着脸有点儿失望的说,其实他很喜欢陆以辰对他做那样的事,尽管他现在身体还很不舒服,但是他也不想陆以辰憋着,他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

    陆以辰拿过茶几上的纸巾,在夏荨的大腿上轻轻的擦着。看着夏荨这一身白衬衫,他顿时又想起刚才那个企图占他媳妇儿便宜的快递渣渣。

    “媳妇儿,你以后不要在陌生人面前穿成这样了。”陆以辰一边擦着一边说,想起那个渣渣他就火大。

    夏荨趴在他怀里还迷迷瞪瞪的,只隐隐约约听见陆以辰说以后不要这么穿了。他眯着眼睛不明所以的问:“为什么?”

    “媳妇儿,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陆以辰把手上的纸扔到了他脚边的垃圾桶,看着他。

    “知道什么?”夏荨撅了撅嘴,他只知道陆以辰曾经说过他喜欢看他穿成这样子,可现在他却不要他穿了。

    “你难道不知道……”陆以辰只觉得心里郁闷死了,为啥他这媳妇儿就这么可爱呢?他轻声说道,“你穿成这样有多诱人……”

    夏荨顿了顿,反应过来后立马把脑袋钻进了陆以辰的怀里。

    夏荨真觉得自己要被甜蜜死了,现在的这一切都变得那么的不真实。他拱了拱陆以辰的胸,呼吸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就像是什么毒品一样,让他有点儿上瘾,夏荨又抽了抽鼻子。

    “夏荨同志,我很正经的告诉你。”陆以辰把夏荨的脑袋从自己的怀里拉了出来,直视着他的眼睛,“以后你再这么穿着出现在陌生男人或者是女人的眼里……不对,小孩儿老头儿老太太也不行。总之你要是再敢这么乱穿着出现在除开我的视野外的人面前,我就……”

    “你就什么?”夏荨的眼睛闪了闪光,看着他。

    “我就………”陆以辰低下头在夏荨的耳垂上咬了咬说,“我就让你那一个月都下不了床……”

    夏荨咂舌,什么也没说,乖乖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把上面扒拉开的扣子又都系上了。

    “这样可以吗?”夏荨问。

    “不行不行……”陆以辰看了一眼夏荨还裸露的大腿,“这样不行,你必须还要穿裤子!”

    “哦,”夏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腿,其实陆以辰的衬衫都遮住了,只要不做了剧烈运动,也也不会漏点。

    “乖,”陆以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表,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皱紧了眉。

    夏荨还想问什么,正巧这时陆以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真会挑时间…夏荨忍不住抱怨了一句。打的真是一次比一次准了……要是下次他们那啥的时候打进来,估计他们都得……

    陆以辰拿过电话时看着手机闪动的屏幕时顿了顿,眉头皱的更深了。

    夏荨也快速的瞟了一眼,是张永打的。

    夏荨虽然没有见过张永本人,但他还是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小道消息。什么T市黑老大啊,长的太壮啊,年轻不学好啊……总之,除了他的颜值,其他的全是些负面新闻。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张永在打黑鹰集团的主意,虽然明面上他只是和陆远在一起了,但是凭着他莫名其妙的收购黑鹰集团的股份,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黑鹰图谋不轨。

    难怪陆以辰最近这么忙,夏荨想,张永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他身后现在还多了一份势力。

    黑社会老大的牛不是白吹的。

    陆以辰拿着手机在自己手心上转了转,然后他点了一下手机上的红键,关机。手机一会儿就显现出再见凉个字,陆以辰把顺手手机摔在茶几上。

    “公司出事了?”夏荨很识时务的避开了张永这个人。

    “……嗯,”陆以辰看了他一眼,“有点儿棘手。”

    “发生了什么?”

    “白鲨,”陆以辰说,“就是美国的那个黑丝会组织,名气挺大的,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就盯上了黑鹰,现在是想尽千方百计黑鹰。老爷子那边我好不容易给控制住了,其他股东差不多也是老股东,没这么容易就放弃黑鹰。但是……我现在有一个非常不确定的因素……那就是,张永,他会怎么做。”

    “他手里有多少股份?”夏荨从陆以辰的怀里站了起来。

    “虽然他只占了百分之五,但是,现在对黑鹰集团来说,少一份股份,黑鹰就多了一份白鲨收购的危险。”陆以辰说,“不过幸好,老爷子手里有百分之三十,而我身上也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所以只要其他大股东坚守底线,他们就是再怎么筹也不可能比我们多。”

    “那……”

    “但谁又能真正的猜得到结局呢?我现在最怕的事除了怕黑鹰集团会被白鲨收购之外,就是老爷子……他现在对张永,真是越陷越深,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而张永开始还企图让老爷子把股权全都转让给他。”

    陆以辰说着,他突然想起自己的那份股权转让书。现在那份合同占有的分量甚至相当于整个黑影的归属问题,和他都划上了等号。

    陆以辰看着书屋的门,一时觉得有些恍惚,他站起来先是拍了怕夏荨的肩,然后直接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书屋。

    陆以辰一进书屋就开启了找东西模式,只是,原来他放着合同的那个地方,现在早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

    陆以辰顿了顿,然后便立马开启了狂轰滥炸的找合同方式。

    大大小小的地方,在角落阴暗的地方,他没有放过一个小细节。
落大大雨 说:我这标题很酷了⊙∀⊙!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