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蜕变

作者:南非鱼  |  更新时间:2018/4/16 19:59:22  |  字数:3068字
    鱼玄似乎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爽的觉,一直睡到次日傍晚,方才清醒,什么都没想,连梦都没做一个,可见夜晚对于人们来说是有多重要了。

    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叫上了慕鸾,一起去找云逸。掌柜的,慕黎,也是慕家的一个本家人,将店子交给了小二,嘱托一番之后也跟着一起去了。经过此次的事件之后,大家自然是知道了谁是自己人,而目前,自己人当然是聚的越拢越好,虽然鱼玄已经把那大罗三仙的活儿主动包了过来,但是这三位毕竟在这里十余年了,其下党羽爪牙肯定不在少数,到时候如果这些人蜂拥而上,那自己肯定放不开手脚跟大罗三仙打架的。

    “既然大家都是自己人,也就不掖着藏着了。目前,我对皇城这里不熟悉,还请黎叔和云逸兄都对一下,目前在皇城中可用的自己人中,实力能看的,有多少?”等几人坐定闲聊了一阵之后,鱼玄开口道。

    两人都明白鱼玄的意思,当下云逸便将朝中可信任的人的实力一一列举出来,慕黎也是将游离在京城的慕家人中,实力稍微上点档次的都罗列出来。

    鱼玄看的直摇头,心说难道自己是占用了这天下人的修炼福气?这些人中,等级最高的也只有个化道后期,他们是怎么修炼的?这么多人放在一起,还不够自己打一锅的,难怪当年这大罗三仙如蝗虫过境一般,这么快就把皇室占领了,只能说,在这个国家当国王靠的绝对不是实力,而是心地,随便来个动歪心思的,这帝国便能够轻易易主了。

    “边境小地,自然是比不上大陆上的天才…让鱼兄见笑了。”旁边的云逸看到鱼玄这个表情,顿觉略微尴尬,说道。

    “哦,不是。”鱼玄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情绪问题,思索了一下道,“这样吧,还劳烦两位调查一下大罗三仙手下的人员分布,无关紧要的人就算了,主要是稍微有些实力的,然后把两份材料对比一下,看看能否应付。”

    云逸和慕黎俱是点了点头。

    “说白了,我要对付那大罗三仙,必须保证不受其他的干扰。因为实力差异摆在这里,若是有干扰的话,我也不能保证成功率。所以,这方面,便托付给你们诸位了。”鱼玄道。

    “鱼兄尽管放心,你肯大义为民生,我们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云逸在此保证,拼尽最后一人,也会给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云逸道。

    “拼尽最后一人?”鱼玄想到那年拼劲最后一人的惨象,摇了摇头,“最好不要死人,明白吗?只给我拖住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若是不敌,人尽管撤走,我自有办法。”

    “可是…”

    “好!鱼玄多谢诸位的信任,容我几日,待到准备妥当之后,我们再行商议!”云逸还想说点什么,却被鱼玄打断了去,看样子,这么着只能听他的了。

    就这么几个人,开了个简单的小会,便各自散了去。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怀念缥缈仙山,也或许是怀念那个山城,青石城,每到一处,鱼玄总会寻一处僻静的山,日常没事的时候上去走走,坐坐。像鱼玄这样,性格不分明的年纪里,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于是就这么过来了,即使坐在山上,他享受的只是一份宁静,脑子里不会去过多的想什么东西。

    最初的目标,便是让自己达到天级的行列,好去为家里人复仇。随着经历的越多,鱼玄的三观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他似乎逐渐的认识到,为族人报仇,为鱼家雪耻,只是人生中的一件必做之事,而除此之外,他的人生还有很大一截。那么大一截,没有了仇恨,自己该如何去走过?

    鱼玄躺在青石板上,清风轻抚长发,在年少却不乏刚毅的脸上浮动。某一刻,他猛的睁开眼睛:在这世上,他还有一个亲人。是了,月纶,他的母亲,极有可能还活着。那么,若是母亲真的还活着,她会在哪里?为什么要离开鱼家?自己该如何找到她?

    想到这些,鱼玄觉得心里有些乱,便再次闭上了眼睛,前路漫漫,总有事搞,事来了自然就知道了,何须自扰。

    “呵呵,山河景致如此大好,一个人独赏,岂不是有些寂寞?”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睁眼一看,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位手持折扇的白衣公子,迎风而立,山风吹得衣袍猎猎作响,长发飘动间,颇有几分翩翩之气,看的鱼玄不禁一笑。

    “山景无私,愿者自来,花鸟鱼虫为伴,何谈寂寞。”鱼玄笑道。

    白衣公子扭过头来,鱼玄只看了一眼,心里不禁暗暗赞叹了一声,美!一张完美无暇的脸,一时间竟然忘了用什么词去赞美,虽然年龄看起与他相差无几,容貌却是美得不可方物。当然,这只是以鱼玄的目光来看,若是别人来看,他鱼玄也是一样,而且比这白衣公子多了几分刚毅的气质。

    “呵呵,看来,兄台也是爱好这山水之闲啊。”白衣公子合上了折扇,冲鱼玄拱手笑道。

    “谈不上爱好,只是在这深山野林里,倒是能让身心放松下来。”鱼玄站起身来,还礼道。

    白衣公子笑了笑,从腰间取下一个酒葫芦,丢给鱼玄道:“好景作伴,少了美酒怪可惜的,粗酿淡酒,兄台勿要嫌弃才是。”

    鱼玄接过酒葫芦,拿在手里掂了掂,而后开盖喝了一大口:“哈哈!好酒!这才是真正的山野之酒啊!”这酒的味道,他一点也不陌生。这是用山里的一种野苦菜酿造的,在缥缈仙山的时候,月老酿造的酒,便是用这种野菜酿的。

    “哈哈,看来兄台也是懂酒之人。”白衣公子道。

    “并非懂酒,只是这酒味,与故人酿造的味道如出一辙,满口间尽是山野之气,让人回味无穷。”鱼玄道。

    “呵呵,赢双,今日有幸结识兄台,当畅饮一番!”白衣公子笑了一声,满饮一口,然后扔给鱼玄。

    “鱼玄。”鱼玄举了举葫芦,也是满饮。

    “寒舍便在此山山腰处,若是兄台有空,便来坐坐。”赢双邀道。

    鱼玄刚准备应邀,却远远的看见了慕鸾,想是有什么事情,便指了指慕鸾道:“本想前去,奈何俗事缠身,脱不开了。待到下次来,再去寻兄台畅饮一番。”

    赢双看到慕鸾过来,便也是一笑道:“好,兄台慢走不送。”

    “后会有期。”鱼玄拱了拱手,便辞别了赢双,去跟慕鸾会和了。

    “你倒是会跑,跑到这荒郊野外来了。”看到鱼玄走了过来,慕鸾埋怨道,“刚才那白衣人是谁?看你们相谈甚欢?”

    “林叟。”

    “啥?是个老头?真佩服你,跟老头能聊这么开心?”

    “……”

    “诶,话又说回来,你为什么要帮慕家?难道真是因为我求了你,你便来帮我们了吗?”闲聊了一会儿,慕鸾突然道。

    “民生疾苦,人人有责嘛…”鱼玄嘴上糊弄了一句。实际上,他自己也说不清这个问题了。很明显,打败大罗三仙,便可以让他吸取战斗经验,从而晋升黄道;但是又不得不承认,这里面确实掺杂了太多的因素:民不聊生的现状,慕家誓死不肯偏安的决然,以及后来在破壁空间的种种经历…不得不说,这些原因确实都在里面。

    “哦…”慕鸾听到这个,虽然是标准答案,却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小失落,是啊,鱼玄,是他们慕家乃至大梁帝国的希望,怎么可能…是为了一个女孩子的下跪恳求,为她打下一个国家呢…当然,这是少女的小心思,鱼玄是不知道的。

    “诶,我说,等到大罗三仙完了之后,你们打算好如何管理帝国了吗?”鱼玄闲问了一句,这些事跟他无关,他也没想在新的帝国里面插上一脚。

    “还不知道,肯定要新立一个国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你了...”慕鸾答到。

    “哈?”鱼玄一听,顿时感觉身上抖了抖,然后连连摆头,“不行不行,想来就让人头皮发麻,这么大的国家,密密麻麻的事情,如何管理?”

    “切!”慕鸾看到鱼玄这个样子,不由得鄙视了一下,“那有什么难的,只需要待在皇宫里下命令罢了…不过,”慕鸾忽然一顿,看着鱼玄道,“你,真的有把握打掉那大罗三仙吗?他们太强大了…”

    “不是有把握。”鱼玄看着远方,嘴角翘了翘,“是一定!大石拦路,勇者视为前进的阶梯,弱者视为行程的障碍。若是连这几个半步天级的人都搞不定,又谈何为族人雪耻呢…”

    “啊?你在说什么?”慕鸾一脸好奇,显然是没消化到鱼玄刚才说出来的一些不明所以的话。

    “额…”鱼玄摸了摸额头,笑道“没啥,你放心好了。等我为你打下这天下,你就安心做你的小公主吧!呵呵。”

    “为…为我么…”少女的心里,竟然泛起了一阵雀跃。
南非鱼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