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章,朝堂之争

作者:旒火南神  |  更新时间:2018/4/16 21:49:56  |  字数:2224字
    楼燕兮久久怔住回不过神儿,摸着自己的嘴唇这里昨晚被亲的红肿了,而且,而且他还摸了自己……

    一想到这些楼燕兮恨不得有一个地缝儿钻进去,羞赧的难以言表……

    苏果一推开门发现自己的主子还在发呆,心里忽然有些抑郁,千岁宠爱自己的主子不好吗?怎么主子一副天塌了的表情,虽然千岁很是残忍暴虐,但是只要对自己的主子好就好了。

    苏果不做他想,服侍自己的主子洗漱。

    凌越一早上便去了朝堂,告假这么久,朝堂的风云变幻自己还是要体验一下的。

    早朝。

    太监掐着自己的嗓子大声说

    到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小皇帝一脸慵懒的坐在龙椅上,

    “启禀陛下,臣有事启奏。”

    夏长情迈出一步,站到了朝堂中央,脸色冷漠淡然。

    “原来是丞相,丞相何事启奏啊?”

    楼燕止慵懒的问道,语气听不出好坏。

    “陛下,臣觉得近日这朝堂污秽了许多,一些宵小之人都做的了官登的朝堂,这日后天庸岂不是要走向衰败?”

    夏长情一脸严肃的说到

    一些站在朝堂之中的人忽然打了一个激灵,这丞相要给自己下马威吗?

    “哦?丞相说清楚些?各位官员都是正儿八经的官员,怎么会有丞相所说之人呢?”

    皇帝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眼里带着深邃。

    夏长情深吸一口气,周身一阵冷漠寒气。

    “陛下,臣说的这些人就是凌越提上来的,说什么只要发现那个官员犯了错,举报就可以取代某某官员,这简直是荒谬之言。所以请陛下革掉这些三教九流的人,重新将之前的官员提回来。”

    夏长情说的义正言辞,那些朝堂剩的旧官员心里忍不住老泪纵横,最近不止要提心吊胆防着外人举报,甚至还得防着自己身边的人,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如坐针毡。现在终于靠山来了。

    “哦,原来是九千岁新制定的规矩,丞相认为不妥,所以要废除吗?”

    小皇帝恍然大悟的说,心里则是露出了一抹冷笑,

    “这不仅仅是不妥的问题,害群之马怎可在朝堂,这样荒唐的事情也只有同样荒唐的凌越提的出来。”

    夏长情毫不留情的讽刺着凌越,语气里的轻蔑和厌恶非常明显。

    “看来丞相对本座很是不满呐。”

    凌越主动站了出来,一身暗红色的朝服更显霸气。

    嘴角挂着玩昧玩世不恭的笑容。

    “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凌越,本相奉劝你,你提拔的那些人,在朝阳上就像是一锅粥里掉了一颗老鼠屎一样令人恶心,早点自觉滚出朝堂,省的最后灰溜溜的走。”

    夏长情冷漠着一张脸,嘴里吐出一颗颗宛如冰渣子一样的话,看不起和鄙夷暴露无遗。

    凌越听着这些话眼里没有丝毫恼意,笑得更加邪肆,不过话语却阴冷了许多

    “丞相不应该将我二人的私人恩怨牵扯到朝堂,更是一句话就否定了所有人。”

    底下凌越提拔的人个个眼里闪过一抹庆幸之色,幸亏千岁说好话,对夏长情有些则是已经恨上了。

    “呵?否定?你扪心自问,那些身居要职的官员通通都变成了一些奸诈小人,甚至还有女人,这些人做官,除了贪和无能之外还能做什莫?本相一切都是为了天庸,天庸不该毁在你手里!!”

    夏长情淡漠的说。

    “哈哈?原来这就是原因吗?”

    “本座真是好奇,你说你贵为一过丞相,这种话也说的出,天庸王朝以后的走向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现在天庸是在走下坡路,但是不意味着这一切都是非要按部就班的

    ,朝堂上早该换换水了,一味封闭只会越来越倒退,在本座看来,只要可以下掉自己以前的上司,说明他还是有点本事的。这样就够了。”

    凌越眯着眼说,

    “哼哼女人也可以吗?女人只能在家相夫教子,而不是抛头露面丢人现眼。奸诈之人无论到什莫时候都是奸诈小人,有句话叫做狗改不了吃屎,你指望你提拔的那些人可以改掉自己以前的旧习?而不是背叛你?”

    夏长情嘴角讽刺的勾起,说的话句句毒辣。

    支持丞相的心里笑开了花,九千岁提拔眼里都露出了愤怒和不甘。

    “好,本座今日你让你看看你嘴里这些最不堪的人到底处事能力如何。”

    “刘青衫这个月你处理了多少案子? ”

    “启禀千岁,这个月下官处理了十八桩案子,擒获了贼人不下三十……”

    一个女人站了出来,这是新的刑部尚书,她脸上充满煞气和阴鹭,一看就是手染鲜血的人。

    “以前的刑部尚书呢?””

    “他一个月一件案子都很少有!”

    一个大臣站出来迅速回答了凌越的提问。

    …………

    “丞相这就是你口中该回家相夫教子的女人,你觉得她不应该抛头露面但是她偏偏实力超群,到底是这个还个国家没有贼人,还说说是上任无能呢?丞相心里应该有数!”

    “还有其余的官,他们做的是好是坏丞相应该也很清楚。到底是谁应该扪心自问,丞相不用本座多说吧。”

    凌越几句话堵的夏长情郁结。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女人就是女人,小人就是小人,永远都不会改变。”

    夏长情毫不留情的反驳,

    “你这是和本座叫板吗?”

    凌越脸色一黑,混得暴虐气息顿时四散开来,周围站着的人一阵呼吸困难。

    “夏长情本座今日和你好好说是希望和你尽释前嫌,你我二人可以好好辅佐陛下,让天庸走向鼎盛,不过现在本座错了。”

    凌越残忍的勾起嘴角

    “你不但愚昧而且还自私,浑然不顾天庸的内况,女人为何不能为官?就凭本座这个阉人可以在朝为官那么任何人都有机会登上这里,肉弱强食的世界,谁有实力谁说了算,你越是制止本座,本座越是不会让你如意。”

    凌越脸色阴沉的说,夏长情脸色同样难看

    “你要革掉他们,那好,赢了本座你想怎么样都可以?或者是玩手段看看谁更厉害,不然你休想革掉任何人。”

    夏长情衣袍下的手狠狠握成拳头,两人剑拔弩张,气氛一触即发。

    小皇帝嘴角微微扬起,想和自己的舅舅为敌,恐怕你是没那个机会了。

    “好了好了,既然这件事两位纠结不休的话 还是等到两位慢慢协商好了再说吧,而且朕觉得那些人用的还可以,丞相要是想要革掉他们最好是有证据,这样就好处理了。”

    小皇帝一锤定音,夏长情脸色不明的看了一样皇帝。

    凌越则是邪肆一笑。
旒火南神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