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作者:红鲤鱼精  |  更新时间:2018/5/14 20:41:18  |  字数:3358字
    周远也就是这个时候来王府找周灵羽的。

    说起来,周远算的上是周灵羽的长辈,曾经也是跟随周品霖出生入死的兄弟,周灵羽喊他一声叔叔也是合理的。

    二人在周灵羽的院子里谈了半日,周远离开时说:这些年小姐与王爷的事,周家军也是看在眼里的,希望小姐能劝着王爷些,若能让王爷北上,周家军愿意以死相护,绝不会再让当年的事重演。

    周灵羽呆呆地站在院子里一整天,夜里才微微叹了口气。带上贴身丫鬟连夜去了趟甘州山,走进周家别院,留下丫鬟在门外等待,自己慢悠悠的走进了她儿时常年玩闹的小院里。

    “将来等你长大了,去甘州山……你小时候最喜欢玩的那棵大树下……”

    娘亲临别时的话像在耳边,经久不散。

    周灵羽蹲下身子,一边流泪一边将纤纤十指深入泥土。她知道下面会放着什么,那是父母留给她保命的东西,可是如今她却要拿出来,保住自己喜欢的人,父亲娘亲应该不会怪罪她的吧?

    毕竟……云舒哥哥真的对她很好的。

    周灵羽用了一柱香的时间才把深埋地下的木盒子刨出来,手指轻轻摩挲着盒子上的花纹,最后才打开木盒子,里面除了金银首饰,还有两只十分精致的锦囊。

    她打开了一只从里面倒出来一枚玉佩,她认得,那是父亲和天下第一庄庄主的信物。

    她将玉佩收到胸前的衣襟里,又捏了捏另一只锦囊,那里面硬硬的一小块,她不用猜也能知道,那就应该是虎符了,当今天俪国里,虎符一共两枚,一枚在驻守南境的宋国公手里,一枚则是眼下父亲留给她的这枚,可以号令五十万兵马的虎符。

    周灵羽将盒子重新埋入地下,揣着两只锦囊便离开了别院。

    途中绕道去了周家祖坟,为自己的爹娘烧了些纸钱,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打算,她倒是不怕皇宫里的那些人会趁着南宫云舒不在京中,会为难她,如今北境还指望祁王出战,那位昏君如果连自己的后宫妃嫔都管制不住,四大元老也不会放过他。

    “爹,娘,灵儿日后……也不知还能不能再来看你们,还请你们原谅灵儿不孝。”

    周灵羽深深明白如今的自己和当年的娘亲一样,一心只盼着丈夫战胜归家,自己没用,便只能在家里好生等着。

    周灵羽回到祁王府时已经是深夜了,走进院子就看到站在她房间门口的高大男人,她猜想他应该来很久了。挥退伺候的人,独自走到他身边。

    “去哪里了?”南宫云舒压抑着怒气问道,他刚来的时候知道她出去了,差点就跑出去找,可是一想到京中的局势又生生停了下来。

    “我去了趟周家别院,拿点东西,路上都很安全的,云舒哥哥别生气了。”周灵羽小声的说道。

    “那你也可以和我说一声,我派个人跟着你去……”南宫云舒皱着眉,明显不赞同她一个人出门,万一遇上刺客了怎么办?

    “我没惊动其他人,自然那些人我就不知道我出门的。”周灵羽的声音已经小到听不见。

    南宫云舒深吸一口气,才伸手拉过她的手,牵着她进屋,走到桌边坐下,将她安置在自己怀里。

    这样的亲密自从周灵羽长大后,他们就没有这般了,毕竟男女之隔,于理不合。

    而此刻,周灵羽内心却是窃喜的,毕竟真的好多年了,她的云舒哥哥都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两人一时无言,只是相拥着坐在屋里,气氛也还好。

    过了一会儿,周灵羽才想起虎符的事儿,慌忙从怀里掏出那个装着虎符的锦囊,然后递给南宫云舒。

    南宫云舒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细细想来也明白了那里面的是什么。

    “今天周远来和你说什么了?”

    周灵羽摸着锦囊上的图案,垂着眼睑,“周叔说,如今天俪国有难,身为周家军,当为国效力,我父亲的死是北辽主犯,当今圣上是从犯,这两人,周家军都不会放过。若是将来战胜归来,他们会力荐云舒哥哥做皇帝,将那位……拉下来,也不枉当年父亲培养他们一场。”

    南宫云舒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这些年,他的小姑娘从来不提思念父母,其实她不是不思念,而是懂得了压抑思念。

    “你不怕我得到了周家的虎符,就不要你了吗?”

    “怕!可是我相信你,我的云舒哥哥不会那样的。”

    “那你怕我永远都不回来了吗?”

    “那我就去北辽找你,找不到……能和你死在同一个地方,我也愿意。”

    “傻丫头!”南宫云舒眼睛有些酸,他的傻丫头啊!让他拿她怎么办?

    他抬头一吻落在她的发间,他舍不得她独自一个人待在家里,有他在,无论何时宫里的人都不该对她做什么,可是若是他不在了呢?那样的事情,他不敢想。

    周灵羽被他那一吻震得有些发愣,回神后,目光就定定的落在了南宫云舒的唇上。

    不能怪她这个时候还能想着儿女情长,主要是……她真的好想知道她的云舒哥哥的唇是什么味道的啊?

    自她懂得了什么是心悦开始,她就容易对南宫云舒犯花痴,有时候被抓包了也只有尴尬的多。

    以前她娘和她说,爹爹长年在外征战,军中也有妓子,只是父亲感念她生女儿时的痛苦,便从来不曾有过旁的心思。

    那……云舒哥哥呢?她没见过云舒哥哥对哪个女人好过,可是如果军营里的那些妓子长得比自己漂亮,云舒哥哥动心了怎么办?

    南宫云舒自然不知道周灵羽现在的心思,看着她盯着自己看得发了呆,也不由得好笑,这丫头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总是能看着自己就会发好半天呆,以前的聪明劲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周灵羽一想到万一南宫云舒看上了别的女人,心里就不舒坦,这一不舒坦,看着男人好看的唇就有了些想法。

    一鼓气,就吻了上去,她得先盖个章,免得别的女人捷足先登。

    南宫云舒愣在当场,脑子一片翁鸣。随后感受着唇上的动作,僵在那里。

    谁教她的这些……

    其实吧!也没人教周灵羽接吻伸舌头这一事,主要是曾经的曾经啊!她被出征回来的父亲急急地打发回了自己院子,虽然她知道爹娘总有那么段时间不会理自己,可是耐不住她好奇啊,等到骗了伺候她的嬷嬷走开了,她就跑到爹娘的院子里,院门禁闭不要紧啊,不是还有窗户嘛!

    所以她就趴在窗户上,戳破了窗户纸往里面看,于是就看到了她爹正按着她娘啃的正起劲,至于伸舌头嘛……也是那时候看到她娘那么做的,她爹好像还特别喜欢。

    只是到了如今她自己,好像……云舒哥哥不怎么喜欢呢!那……还是算了吧!

    周灵羽撤离了贴着南宫云舒的唇,有些忐忑的看着僵在那里的,面色阴沉的男人。

    最后有些承受不住这份低气压,糯糯的开口道:“云……云舒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南宫云舒低头看着她,心里的那股气怎么也压不住要往外发,忍了许久才冷声问道:“谁教你的?”

    周灵羽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什么谁教她的啊?

    南宫云舒气不打一处来,心里无比悔恨,怎么就选了那些老嬷嬷跟着她,指不定就是那些老嬷嬷教她的,可她还这么小,她们打算教她来讨好哪个男人?

    周灵羽则是渐渐明白了过来他问那句话的意思,又见他脸色不好,吞了吞口水才说道:“以前……我娘都是这么对我爹的,我爹……还挺喜欢的,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了。”

    南宫云舒怔怔地看着她,又想到些什么,不由得失笑,“灵儿可知道,你刚才那样……只能对你的夫君才可以那样做。”

    “那我亲了你,你是不是就是我夫君了啊?”周灵羽也看着他,眼里全是星星。

    南宫云舒看着这样惹人怜爱的小姑娘,心里的某处被填的满满当当。“灵儿希望我是你的夫君吗?”

    “嗯!”周灵羽重重的点头道。

    南宫云舒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儿,这次换他主动了。

    南宫云舒愿意出征北辽的事是整个朝堂都愿意看到的结果,如今祁王出征,又有周家军的虎符在手,战胜北辽也指日可待。

    南宫云舒早已不再去管南宫云端在知道他可以调动周家军的时候,眼神有多愤恨了,毕竟……那是他最爱的女人给他的,无论将来如何,他都不会拱手让人。

    养心殿里,南宫云舒不卑不亢地对南宫云端说道:“今日,我领着大军前往北境,在我出征在外的时候,我希望,皇兄牢记当初答应过我的事,如若不然,不管我能不能回来,周家军都可以先灭宋家,再攻打京城。皇兄也应该知道,灵儿于周家军来说意味着什么吧!”

    南宫云端颤抖着双手,他当然是知道的,只要周家还有一个人在,周家军就只听命于周家后人,无论男女。一开始他就控制不了周家军,更何况将来呢。

    南宫云舒同意领兵出征后,又在京中只都留了七日,安顿好了周灵羽所有的事,才让周远清点兵马,准备离京,赶往北辽天俪北境。

    周灵羽替他穿上金色的铠甲,眼睛有些红,她是舍不得他走的,又不得不让他走。

    “怎么了?说好了的,不许哭鼻子的。”南宫云舒捧着她的脸,温声细语的说道。

    周灵羽低着头,也没流出眼泪,只是许久才说道:“你一定要好好的回来。”

    南宫云舒知道她担心什么,将她抱入怀中,轻声安抚,“会的!我会好好的回来的。”

    “嗯!”周灵羽低低地应着。过了会又说道,“我和孩子会好好在家等你回来的。”

    南宫云舒手一抖,僵在了那里,孩子这个词在他脑海里不停滑过,最后在他脑子里炸开了花。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