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伯才缘:明月千里寄相思二独家首发/ 伯才缘:明月千里寄相思二/小说_书得小说网_小说阅读页|小说下载 -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伯才缘:明月千里寄相思二

作者:不设时音  |  更新时间:2018/5/15 13:55:51  |  字数:1915字
    人群熙攘,到处都是烧香的味道,锣鼓声,舞龙舞狮声不绝于耳,祝英台自上了书院以来都是清心寡欲的,再一次瞧见那么热闹的场面,心下欢喜,催促二人快些,梁山伯和马文才就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只是慢吞吞的跟着。

    祝英台嫌弃二人走得慢,自己挤过人群去看了舞狮,三人就这样散了,刚才还好,这到了午间人越发多了起来比肩继踵,马文才习过武,也比梁山伯长两岁,身量也比梁山伯高些壮些,人太多了两人怕被冲散了,马文才伸手就半环着梁山伯,往前走去。

    街道两边好多的商贩卖着奇巧的物件儿,也有人卖书帖字画,梁山伯远远就看见一副字帖挂着,笔法苍劲有力,很是不俗。

    挣脱了马文才自己挤了过去,马文才诧异也跟了上去,到了摊子前,梁山伯举着字帖给马文才看“文才兄,这笔锋刚劲,很适合你。也不知怎的,我的字总不如你。”

    马文才家里不是普通人家,这字帖在自己眼里也只能算是中等货色,但看山伯喜欢,马文才也点了点头“确实是好东西,那就买下吧。”

    正当时,以娇俏灵秀的女子,路过马文才身边把手上的珠花扔到了马文才的怀里,自个低头捂着嘴笑着跑了,马文才也是一脸茫然看着珠花。

    梁山伯皱着眉宇,这算对文才兄有意思了?想着心里也不爽快起来,把银子给了摊贩,拿起字帖就走了。

    马文才也没想去拾那珠花,只得跟着山伯后头,也不知他生的什么闷气,但至回书院之后,山伯都没和自己说话有时遇见,也是不语,那祝英台也是奇怪平日里总是三人同行,怎么去了一次庙会就各有心事了?

    偶然一日,马文才和祝英台路上遇见了,就结伴去了书斋看书,戌时之后才回来,山伯看对屋的蜡烛总是不点,心里也是着急又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就四下去寻。

    看着二人有说有笑的往这边来,山伯心都犯了酸味,悄悄回去。

    至此之后两人才是真的疏远了。

    一日阴天,梁山伯下了学,回了自己屋子,觉得有些闷,回身去开了窗子,就看见对面的文才兄盯着自己的窗子看,山伯有些无措,再想说什么,对面窗子已经关了。

    框的一声,震得山伯心疼。

    第二日,上早课时,梁山伯便发现马文才的位置空了,心里担心连夫子讲些什么都听不下去,等挨到了休课,梁山伯就匆匆跑回了屋舍,还以为是马文才未起想去叫他,可到了屋子,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了。

    刚好打扫的人进来,山伯揪着人问“这屋子的人呢?文才兄呢?”

    “马公子走了,家里有事走了,刚出的门。”打扫的拉回自己的衣领子,拍了拍“现在出去,倒应该追的上。”

    梁山伯总觉得自己第一次能跑那么快,山路崎岖梁山伯鞋子里进了不少小石子,可还是不敢停下,只出了山门拐了个弯,就看见马文才骑着马,喊了句“文才兄!”怕人听不到,又跑了几步“文才兄!文才兄!”

    马文才其实也没想过山伯会来送,以他半根筋的心思哪怕得等自己走了几日他才会发现,却没想自己刚出山门,人就追来了。

    马文才调转马头吩咐随从等自己,就往山伯奔去,山伯看见马文才听到了,松口气,脚底下的石子硌得疼。

    马文才驰马到了梁山伯的身边,梁山伯抬头看着马上的文才兄“文才兄,我!”

    梁山伯还没说完,马文才已经不想听了,拦腰抱起梁山伯,把梁山伯抱上马来,一夹马肚往另一个地方飞奔,扬起尘土。

    “你先放我下来!”梁山伯不会骑马,突然那么一颠簸多少有点不习惯,马文才似是听到了,“吁——”勒住缰绳“这里没人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先放我下来。”

    马文才闻言,自己先翻身下马,再把梁山伯扶了下来,脚刚着地,梁山伯倒吸了一口凉气,脚里的石子硌得疼。

    让梁山伯扶着马自己蹲下来帮山伯脱鞋,把石子抖落干净又帮着穿上了,之后马文才牵着马,和山伯就这样走回去。

    “家中来信,母亲患了大疾,让我休学回去。”

    梁山伯一听,想着他心情应该也是不好的出言安慰“想必无事,你也不必太过忧虑,只是三年求学还有一个多月便成了,到时候科考,你此番回去没了夫子的举荐信,可怎么好?”

    “无碍,原先家中也不打算让我走着一条路,只是你,自己小心些。”

    “我知道的。”

    一行无话,马文才远远的就看见了山门,想离别之时到了,“山伯,马坡太守府。”

    “什么?”梁山伯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文才兄一把抱住,先是一愣继而就开始脸红,伸手,想使劲回抱住文才兄想想似乎不妥,只敢轻轻搭着他的后背。

    “马坡太守府,这是我家,此番母亲病重我怕是再难离家了,我等你,山伯我等你,等你科考之后来找我。”说着手上的力道更大了。

    “我......”山伯竟不知如何说了,家中有老母自己怎能不孝?

    “我只等你,山伯。此情如月,明月以为剑,早已破我肺腑,山伯我心悦于你。”马文才说着,似乎是怕山伯听不见,凑着梁山伯的耳朵,轻语“山伯,我马文才心悦于你。”

    这一句话,惹得梁山伯眼眶红了,马文才放开梁山伯,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放在唇边印了一吻“我不能久留,这是信物。”说着塞给梁山伯自己一翻身上马,绝尘而去,只留山伯和那枚玉佩。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