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作者:yukiza  |  更新时间:2018/5/15 18:25:39  |  字数:4155字
    2018年12月25日 日本国 东京都 东大附属医院

    "迪文?你怎么睡在这种地方啊?不小心的话会着凉啊!别让我担心嘛!"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何时睡着了,在听到上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连忙张开眼睛!

    我竟然看到朝思暮想的晶妳,已经自深层次的昏迷中甦醒过来!似乎已经醒来一段时间了,还偷偷地跟我笑着呢!

    "晶,妳这傻瓜怎么醒来了也不叫护士进来啊?"

    妳知道我最担心的是妳的身体健康方面的!所以在我打算出去找护士进来的时候,妳却突然捉紧我的手,闭上眼睛摇摇头,示意我不用出去。

    我重新坐下来,伸手轻抚着妳那漂亮的浏海,确定没有任何弄痛妳的伤口后,这才温柔地问妳,"为什么要自杀呢?妳不是答应我不会做傻事吗?"

    妳的眼神很哀伤,目光凝视着自己的双手,都快把被子扭成麻花了。"其实,迪文,你会不会怪我没了孩子?我一直很内疚。。。"

    "傻瓜来的。"我紧握着妳略显冰冷的手,身为深爱着妳的丈夫,只要妳平安无事就行了。我明白没了孩子的痛苦,但凡事不能勉强的嘛。"只要妳没事就好。"

    "那么,你会怪责我自杀吗?"今天的妳到底是如何了?妳是我最爱的妻,我疼爱妳还来不及,虽然感到心痛,但绝不会怪妳的,真的!

    "虽然感到心很痛很痛,但是只要看到妳没事地醒来,我想我们还是能够重来的。"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妳哀伤的脸容开始浮现了笑容。晶,妳知否我最爱看妳那纯真的笑容?我什么也不想多说,只想跟妳在一起,说句我爱妳。

    "晶,我们不要离婚好吗?"结婚的誓言,我从不曾忘记!问题是,不知道妳还记的一生一世的吗?

    妳转过头来,以犹如星辰般闪烁的目光看着我,考虑了一会后,终于也点点头答应了。"不过,我们要重新开始,这样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我找不到可以拒绝的理由。

    紫晶笑的很开心,彷彿一切不开心的事情不曾发生般。"迪文!不,我的老公,你愿意等我吗?等我真正的甦醒过来后,我们才重新开始好不好?"

    "晶,妳不是已经醒来了吗?怎会----"

    我在感觉上觉的有点奇怪了,什么是真正的甦醒过来?现在的妳不是醒来了吗?不对!其实,这一切算不算是一场梦?但晶妳。。。

    想到这里的我,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强光所包裹!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依然在晶妳的病房中,唯一不相同的是,妳依旧还是昏迷着。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只是一场梦?但为何这个梦却是那么的真实?彷如身在其中般。。。

    我握着妳的手,并没有忘记梦中的妳说要跟我重新开始的这个承诺。晶是我的,没有人能抢走妳!

    我爱妳!真心地等待妳甦醒过来,然后我们去约会什么的,好吗?毕竟我们很少见面的机会。

    我站起来,在妳的前额轻轻吻了一下。

    我的睡公主,晚安,我也休息一会。但愿在明天的开始时,妳已经是醒着等我过来。

    晚安。

    2017年12月24日 日本国 明神市 私立明神高等学校

    我的目光依然在追寻着妳的身影,却被突如其来的好友叫唤声给打破了我的幻想,教我回到现实来。

    "政翔,今晚我家会举行圣诞节联欢会,有很多美女帅哥的出现,我早已预留了位置给你,你会来的对不?可别重色轻友。"

    坐在我身旁、也算是同桌的好友笑着问我,还以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看着我。

    怎么这傢伙老是在想如何把妹?花费点心思在公开试不是很好吗?大学可是妹子出现的地方啊!

    简直是要什么有什么啊!

    他不像我,在我还没出生时,便已经跟人订婚。出生后的命运也不容我作出选择!如果可以的话,我只想当一名普通不过的高中三年生。。。

    我生下来就被当作是家族继承人般看待,没有太多所谓的"自由",一切也要以家族为出发点。

    身旁这位同桌的名字伊藤光,是我在这所垃圾学校的唯一一位好友,他知道我深爱着老师妳的事情,也是唯一支持我去反抗命运的好兄弟!

    "小光,你觉的我有参加的可能?"我苦笑着。

    我微笑着摇摇头,今晚的我会被禁足,也许就是家门也踏不出半步哪!还说什么参加你们举办的联欢会呢?其实我也想去吃点东西的,唉!

    "小光,今晚是绝对的没可能,原因你是知道的。谢谢你的邀请,抱歉啊!"我的无奈和失落写满脸上。

    明白我的苦恼的小光,只是轻拍我的肩膀以示对我的明暸。叹气着说:"唉!我又何尝不是呢?但,你打算如何处理对苍空老师的感情?总不能对不起那位跟你有婚约的未婚妻的。"

    我知道这很对不起那位未知的女孩,但很抱歉,如果没有遇到老师的话,我也许真的会选择妳;可惜的是,我的心早已被老师吸引了。。。所谓的感情,是有对与错的吗?

    我唯一能作出的反应便是只好苦笑着。如果老师接受我的告白的话,我会直接跟父亲说,我是活在新世纪的年轻人,是有恋爱自由的!就算是解除婚约也是在所不惜的!

    唯有跟父亲解释清楚,自己讨厌这种政治婚姻。

    "我会跟家族或父亲说清楚一切,就算被夺去继承人的资格也在所不惜。"虽然这一切不过只是妄想,但我总要尝试一下,不甘心就这样败阵下来。

    同样地也是身为家族继承人的小光,可以说是身同感受!可惜他没有反抗的余地,只能以不断换女友来作出无声的抗议。

    他的神色很凝重,想说些什么但到最后却没有说出来,千言万语只化作点点头以示明白。"政翔加油!我这个朋友,只能衷心祝福你们。"

    我以满是感激的目光看着他!能够在茫然的人生中遇到这样的好兄弟,真的死而无憾啊!但愿这份友情能够维持一定时间吧!

    ----因为我知道,没有一种东西唤作"永恒"----

    课室内依然是嘈吵的令人难以接受,像是去到市场似的,真的想不透为何能这么吵。

    真的想不到,为何苍空老师会视若无睹的。是妳不想去管,还是根本管不了?这些傢伙好吵啊!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平安夜的关系吧?所以这些垃圾级程度的傢伙,哪里会用心去听课?本来已经混乱一片的课室,更加的乱七八糟,像是去了市场般那么的热闹!

    身为班主任的苍空老师,完全没插手的意思。这是当一个老师的责任吗?妳为我们做过些什么呢?

    "给我静一点,不然你们待会全都留下来补课好了。"已经忍耐不住的老师,终于以最为残忍的方法来对付他们。但是,冰冷的语气能改变些什么。。。

    只是维持了一分钟也不到,他们便继续的吵闹。

    大家不是在讨论下课后,该去哪里把妹把帅哥什么的,便是送什么礼物给自己的另一半。。。等等。

    真的有够要命啊!谁还我宁静的日本史课堂啊!

    至于被大家刻意遗忘的苍空紫晶老师?我真的觉的除我以外,还有人会去留意一下吗?

    我和妳的目光对上了,却除了冰冷以外,浅啡色的瞳孔中,更多的是无奈与绝望!

    老师,就是妳也对我感到绝望吗?是在怪责我只懂说爱妳却什么也没行动吧?

    妳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跟妳证明的!

    "让明月证明我对妳的爱多深"

    待会下课后,我会去商店街那边的饰品店看看,因为我打算跟妳认真的表达我对妳的心意!若再加上饰物,一定可以打动妳的心,对吗?

    女孩子总爱一些小饰物,但不要嫌弃我送些便宜的,因为我的零用钱不是很多,也不想问父亲借钱。

    我不想跟父亲和他背后的家族有什么关系,一点儿的也不想,只想活的像自己。

    至于那个自称为我的未婚妻的那个女孩?给我靠边站吧!我和她根本就是没可能的说!别妄想了。

    "。。。迪文,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阵子流传在这所学校的恐怖传闻。。。?"

    就在我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苍空老师那冷若冰霜的容颜时,却感到背后传来了原子笔的碰触感觉,还传来少女特有的银铃般的声音。

    "什么?我根本不知妳在说些什么。"

    被无故打断了幻想的我有点火大了!再加上班里的傢伙真的吵到难以忍受的市场似的,所以我根本没听清楚由香在说些什么。

    由香的全名是松冈由香,是陪伴我自幼稚园直到现在的青梅竹马和唯一接受的女性朋友。

    拥有着粉红色的及肩直发,再加上犹如玻璃玩偶般的精致五官,虽说不上惊为天人的那种美,但已经很漂亮的了。

    再加上她是运动健将什么的,所以很受男同学的欢迎,但她却表示暂不会跟任何人交往,除了我。

    我知道她是真心喜欢着我的,但,我不能接受。因为我的心已经给了紫晶老师,只爱妳一人。

    不是什么跟什么啊!迪文你绝对是个大笨蛋!"

    我在什么时候成为了笨蛋了?不知道多聪明!

    由香妳才是大笨蛋呢!

    我拿着放在桌子上的胶水瓶,随意饮了点水,问她:"妳怎么说我是笨蛋?到底妳要跟我说些什么?

    我看到苍空老师开始注意我们这个方向了。

    由香叹息着,没好气地说:"我是说,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这所学校流传的很凶的恐怖传闻。。。"

    恐怖传闻?没听过也不相信!

    不过,这所学校拥有过百年的历史,所以有些古怪的东西,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但对于这些所谓的幽灵什么的,我根本就是不相信嘛,只是幻觉吧?

    看着由香的脸色变的愈来愈苍白如纸的时候,除了忍不住想取笑她以外,就是感到有点奇怪了。

    她在之前不是誓言旦旦地说,这世界上根本不会有幽灵的对不?就算有也不会害怕的么?现在的她竟说这些,不正是自打嘴巴么?

    并不是想要否定她的一切,只是觉的莫名其妙。

    想了一会后的我问:"由香,妳确定不是幻觉?"

    她狠狠的白了我一眼后,嗔道:"怎会是幻觉!"

    我并不是想要去否定由香的所谓"经历",或者是所见所闻,只是我本人从不相信幽灵什么的,现在可是是科技时代,幽灵,只是幻觉的代名词罢了。

    "那么,可以跟我说说看,妳究竟看到些什么?"

    说真的,我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什么的,但身为她的好友,不可能坐视不管的,对不?不然太没义气了!我不可能这样对待好友的。

    也许是误会了我的意思,由香的态度变的有点激动,苍白的脸色也变为激动的粉红!

    她沉着脸色问:"迪文你真的不相信我!?"

    "我怎会不相信妳!"我一脸冤枉地说:"这学校有那么悠久的历史,有些古怪东西出现也是正常的嘛!"

    虽然我压根儿不相信,但总不能叫她滚蛋吧?所以只能说些安慰说话,真心不希望她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始终不知道她见到些什么。

    由香深吸了口气,或许是想要让激动的自己冷静下来吧?就是原本明亮的漂亮眼睛,也微红起来,是想哭泣吗?我最怕女性的眼泪!

    "迪文,我可以把经历说出来吗?"她想哭了。

    "为什么不可以?"我找不到理由来拒绝自己的青梅竹马啊!而且我对朋友也很有义气,这是我的待人接物的态度,不知道有没有问题?

    说罢,我便合上暂时没兴趣的历史书。却没有发现,紫晶老师妳那寒冰似的浅啡色眼眸中,闪过了不容易察觉到的一丝悲伤。。。

    如果----虽然我不大喜欢这个充满了假设性的词,但是却不得不使用----如果我早点知道,其实妳对我也抱持着相同的情感的话,是否一切也会完全的改写?

    至少不用在最后,妳会为我的离去而自杀。。。

    我永远也忘不了,两年前的二月十四日,也就时2015年的西方情人节所发生的往事。。。
yukiza 说:会不会长了点?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