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好久没亲你了

作者:天言紫  |  更新时间:2018/5/16 22:31:51  |  字数:2178字
    尽管易云立刻赶过来,但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木晨被御羽琴控制在手里。

    叶木晨也暗恼,自己大意了。

    “放开公子。”易云面色如霜,紧紧盯着御羽琴放在叶木晨喉咙的那根簪子,生怕御羽琴一个不开心就划开了叶木晨的喉咙,现在的叶木晨根本就经不住失血!

    御羽琴轻笑,“我也不会将夜公子怎么样,去把我哥哥和君止叫来!”

    得到消息的君止面色阴沉,很快结束宴会,和御羽箫一路赶过去。途中本来是想控制住御羽箫,奈何他早有准备。

    御羽箫很快走到御羽琴身边,称赞她做得好。

    因为身高的缘故,君止来的时候就看见御羽琴的头枕在叶木晨的肩膀上,当下脸色更是阴沉。御羽箫注意到了,嘲笑:“皇上很是看重夜公子啊?”说着,御羽箫就从御羽琴手中接过叶木晨,他做得更是大胆,直接偏过头在叶木晨的脖颈处舔了舔,叶木晨动不了,恶心感从胃里到口腔。

    君止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

    然而君止越是不开心,御羽箫就越是开心,“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

    君止抿了抿唇,不答。

    “我要你边界三分之二的领土,如何?”御羽箫盯着君止的眼睛。

    君止看着御羽箫良久,忽地笑了,“你怎么就以为朕会同意呢?难道你之前没有调查过,他夜慕晨不过是朕的一个奴罢了。想杀你杀便是。”

    易云握紧了剑柄。

    御羽箫轻笑,“哦?是吗?可我调查的却是你三番四次放过了他呢,而且还不顾自己的生命救了他,你觉得我会信吗?”说着,御羽箫二话不说,举起簪子就往叶木晨的肩膀刺去,然后又猛地抽出来!血,瞬间飙溅!

    君止的眸孔瞬间收缩。易云立即提剑上前。

    御羽箫看着易云,“还想让我来一下吗?”易云立刻停下脚步,看着叶木晨,眼里满是焦急。

    叶木晨现在也很痛啊,这才多久啊,自己居然又挂彩了,能不能给他个安稳的日子啊?

    血越流越多,很快就染红了叶木晨的肩膀。御羽箫也很吃惊,见君止他们只是略显着急却没有多少吃惊,就知道内情了,随手撕下一块布,御羽箫捆住伤口,又举着簪子,问君止,“你的这个小家伙似乎很弱啊,不知道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呢?”

    这一次君止没有丝毫犹豫,“我同意。”

    君止的答案似乎在御羽箫的意料之中,他笑了笑,“早如此不就好了?非要见血。”

    叶木晨比较吃惊,他盯着君止,无声询问,你在做什么?

    君止回视,心疼你。

    叶木晨眼神有些奇怪,他觉得君止可能疯了。

    “我答应你了,把人放了。”

    “嘿嘿,你在逗我么?把人放了你立刻就可以翻脸。”御羽箫戏谑的看着君止。

    “你想怎么样?”君止脸色很黑。

    “当然是把人带着啊,等我安全到达边界,我自然会放了他。”

    君止抿唇,盯着叶木晨又开始冒血的肩膀,说:“他需要止血。”

    御羽箫也发现了不对劲,皱了皱眉,“要怎么止血?你别耍花样!”

    秋洛很快赶来,看着这一幕,首先挑了挑眉,然后就要走过去。御羽箫叫住他,“你不能过来,琴儿,你过去,把东西拿过来。”

    秋洛无奈的笑笑,站在原地,等御羽琴过来。然而等御羽琴的手刚触上秋洛手里的瓷瓶的时候,易云就把人控住了,易云掐着御羽琴的喉咙,盯着御羽箫,“放开公子。”

    御羽箫无所谓的笑笑,低头看了看叶木晨不停流血的伤口,“说实话,虽然很想再刺一下,不过毕竟还是舍不得的。”然后又冷漠说:“你要杀就杀好了。”

    “哥哥?”御羽琴难以置信的看着御羽箫,这可是她的亲哥哥啊!

    御羽箫看着御羽琴,温柔的说:“乖,一下就好,不会痛的,能死在你爱的人手上也是一件幸福的事不是么?”

    “哥哥?”御羽琴还是难以接受。

    御羽箫也不再理会她了,对着秋洛说:“你丢过来怎么样?这血还留着呢,要是死了可怎么办啊?”

    秋洛拍拍易云的肩膀,“放开她吧,杀了她也无济于事。”易云看了眼秋洛,秋洛向他点了点头,然后易云就把御羽琴放开了。

    秋洛将凝血药放在御羽琴手里,温和的笑:“拜托你了。”

    御羽琴还有些怔忪,愣愣的走过去。

    御羽箫不等御羽琴近身,直接把药夺过来,然后把人推向身后的人,“看住她。”

    秋洛笑,“王子还真是谨慎啊。”

    “哼。”御羽箫冷哼,混着血液的手揭开瓷瓶盖,轻嗅了一下,脸色猛然一变,将瓷瓶丢开,“果然如此,蜈蚣毒,无味,触则麻痹,你们还真是胆大,只是小看了我辩毒的本事!你们惹怒了我!”说着,御羽箫举起簪子,就要再给叶木晨来一下,却突然感觉手臂虚软无力,仿佛不存在了 一样。

    见状,君止立刻闪身过去,把人掠了过来。解了叶木晨的穴,立即用秋洛递过来的凝血药为他止血,然后上下检查一番,确认人只是有点虚弱外,才放下心来,把人禁锢在怀里,蹭了蹭。

    “你干嘛?”

    “别动,我心疼。”君止的语气有点软,这是叶木晨第一次听见君止这样讲话。心里一颤,没话了。

    御羽箫被人扶住,不明所以,“怎么会这样?你们做了什么?”

    “这还不明显么?你中毒了啊。”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碰到它!”御羽箫大叫。

    “我涂在公主的手上了啊,公主握着瓷瓶,瓷瓶上必然就有了,不知道吗?虽然你很谨慎,但是你根本就不应该触碰瓶子的。”秋洛摊手,显示很无辜。

    “不可能!瓶子上根本就没有!”

    “杀了。”君止下巴抵在叶木晨没有受伤的肩膀上,冷漠出口。

    “杀了他就要打仗啊,不好吧?”叶木晨有些担忧的问。

    “没关系,”君止偏过头,刚好擦过叶木晨嘴巴,眸子暗了暗,然后就笑了。

    叶木晨一愣,忙偏过头。

    “呵呵,好久没亲你了。”君止低声在叶木晨耳边说。

    叶木晨的耳垂微红,“我不是他。”

    君止邪恶的笑笑,揉了揉叶木晨的耳垂,“以后你再说一遍,我就亲你一回。”话落,君止就抱着叶木晨飞身离去,一边飞掠,一边狠狠吻住叶木晨。

    易云在身后跟着,冷着脸,握紧了拳头。
天言紫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