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第八章    念心独家首发/ 第八章    念心/小说_书得小说网_小说阅读页|小说下载 -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

第八章    念心

作者:桃灼妖夭  |  更新时间:2018/5/16 23:36:06  |  字数:3222字
    “阿逝,你为何叫它念心?”

    孟舍揉揉阿逝的小脑袋,有些不解其意,为何这把剑要叫念心,阿逝虽年幼,但是她进过长生殿,看过最惨的一幕,她立下誓言,要为十寒申冤,救出慕卿。

    “念心就是问心的意思,希望这把剑能随我的心意,所以叫念心”

    孟舍似乎明白了什么,蓝依在一旁抚摸着铜铃的毛发,也并没有做出什么意见,孟舍深思长生殿内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从长生殿里出来的阿逝似乎变得有些成熟,孟舍不能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阿逝如此惊人的变化。

    “话也说完了,长生殿也进了,缠绵也够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蓝依很明显有些不耐烦,铜铃也对空长鸣一声,蓝依牵着铜铃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也未曾回头去看孟舍和阿逝一眼,孟舍看看身旁的阿逝,那双眸子依旧柔情的能掐出水来。

    “把它带到哪里去”

    “无间地狱吧…”

    “这会不会?”

    孟舍他们行至冥界门口时,耳边竟然传来这样骇人听闻的对话,他们相视一眼,自匿了灵力,寻着声音的源头找到了说话的二人,这二人人人都认得,那便是冥界的黑白无常,而今日他们却没有穿着人们熟识的行官衣服,而是一身略微夸张的黑色深衣,而仔细一看他们中间站着一个身着红色婚服的女子,她很是好看,只是双眼无神,即能来到冥界,又怎么可能会是有精气之人,蓝依和阿逝有些感叹这女子的悲惨命运,能进无间地狱的只有两种人:一种十恶不赦之人,第二种严重触犯六界法则的人,想必这女子生前必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进无间地狱。

    “你们谁敢送她去无间地狱,我必定让谁灰飞烟灭”

    不知何时,孟舍竟手持长剑公然的站在黑白无常的面前,阿逝和蓝依也顾不得躲藏,纷纷跑出来劝阻孟舍,孟舍竟谁也不认,一把甩开两人,黑白无常显得有些惊慌,他们可能未曾想到孟舍竟会在此处,那女子依旧双眼无神,细细一听她的嘴里只重复两个字。

    “孟舍……孟……舍……”

    孟舍从未变得如此这般,当他听到这两个字时,他终于不顾这里是谁的地界,一剑刺穿了黑无常的喉咙,一段灵便灰飞烟灭,白无常的眼眸露出灼灼的怒火,很显然孟舍将和冥界结下了不少的梁子。

    “你贵为前任鲛王竟如此行事,冥王将不会放过你”

    白无常知道如果现在惹了红眼的孟舍,自己也必将同黑无常一样不复存在,而白无常也很识趣的跳进黑暗里,想必应该去向冥王禀告此事。

    “孟舍……”

    “拦我者…死!”

    孟舍将那女子打横抱起,不顾阿逝像丢了魂一般带着那女子离开,铜铃跟随孟舍一同消失在阿逝的视野里,蓝依轻拉阿逝的衣角,当阿逝转头看向蓝依时,阿逝的眼睛里竟然有眼泪。

    “阿逝,别哭了,你哭也没用,孟舍

    遇到她,本就不幸,还偏偏为她沦陷。”

    蓝依将阿逝带离了冥界,这里花红柳绿,一片清新,湖中莲叶洋洋洒洒,蓝依希望阿逝看到这一片景色,能暂时忘却烦恼。

    “蓝依姐姐,她?是谁?”

    阿逝红着眼睛,即使她知道知道答案后,心会更痛,可是阿逝不懂情爱,为何偏偏会因为孟舍,而让自己的心为他跳动,为他抽动,为他疼痛。

    “阿逝,你当真要知道真相?”

    阿逝咬咬下唇很执着的点点头,蓝依知道,有些事瞒着阿逝没有好结果,倒不如告诉她真相,长痛倒不如短痛。

    “她叫楚弦歌,是天帝幺女…”

    当年,孟舍还是鲛王的时候,也是阿逝这个年纪,那年他跟随族长去天界赴宴,那是天帝的生辰,神仙过生,自是举世同庆,就连凡人也因为天帝的生辰而跟着沾光,那年的楚弦歌也不过才一万多岁,她是整个天界最小的孩子,她因为父亲的生辰自是献舞一曲,而她跳的舞又是令人惊异的,那时的孟舍就是这样注意到了楚弦歌,谁都能想到后面的结局。

    楚弦歌是天帝的心头肉,他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青丘的狐帝,狐帝是天界上君,温文尔雅,饱腹诗书,天帝倒是认为这与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倒也是很配,可是他未曾想到女儿严词拒绝,并说这辈子非孟舍不嫁,天帝极度宠爱这个女儿,也打算从了她,鲛王孟舍虽懒散放荡,但是对于自己的女儿也是一心一意,宁拆十座庙,也不毁一桩婚,原本天帝就是如此打算,可是仙尊却严词拒绝将楚弦歌嫁给孟舍,天帝又不得不听仙尊的,毕竟他要保全自己头顶的乌纱帽,一切全权听从仙尊的指示,楚弦歌得知此事又哭又闹,谁劝也劝不住。

    一天,孟舍和楚弦歌决定浪迹天涯,最后却被仙尊抓了回来,仙尊将楚弦歌禁了足,而她和狐帝的婚期也日渐将近,孟舍被仙尊限制,他的一个动作都能让鲛族灭亡,终于,他下定决心不要鲛王之位,所以这才有了世间种种猜测。

    楚弦歌大婚当日,孟舍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楚弦歌,楚弦歌也准备和孟舍亡命天涯的准备,而他却被仙尊派的一群人牵制,当孟舍赶到时,楚弦歌早已失了身,当他动手想要杀了狐帝,却被玉弦歌拦下,狐帝也是被逼无奈,否则狐族将会被赶尽杀绝,孟舍心中怒火,带着玉弦歌大闹天界,天界拿孟舍无能为力,便禀告仙尊,仙尊知道鲛族的势力,自是不敢轻举妄动,他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牵制住孟舍,又不会引发动乱,而他的目标自是楚弦歌,仙尊借口楚弦歌不守贞洁,需受天雷业火的惩罚,楚弦歌虽是神仙,却也柔弱,天帝无能为力,天雷七七四十九道,业火九九八十一道,生生折磨了楚弦歌一百三十天,仙尊命人秘密处置了楚弦歌,自那以后,孟舍性情大变,他没日没夜的修炼只为了能亲手杀了仙尊,仙尊与他不共戴天。

    “原来…是这样……所以孟舍今日才会…”

    这个故事很长,阿逝一字不漏的听完了,仙尊几乎同整个鲛族都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那为何他的位置却稳如泰山,世间有太多太多的仇恨,仙尊位高权重,巴结他的人自是不少,巴结他的人多了,他做的任何事也是合情合理,他的这些棋走的也实在是妙,阿逝咬着下唇,她知道自己和孟舍如今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如果非要做些什么,也只能去送死。

    “阿逝,仙尊贵为仙尊,修为城府都在你我之上,世间有谁能同他抗衡,我知道,你心里憋屈,我何尝不是?”

    在蓝依才三百岁时,因她的父母不同意仙尊的处事风格,便与仙尊起了不小的争执,随后蓝依一家被屠了门,母亲临终之前将蓝依藏在书柜里并封了封印,仙尊派来的人自是没有找到蓝依,而蓝依也是亲眼看见自己的父母倒在自己的面前,就连哭都哭不出来,蓝依年幼摇着父母,希望他们可以醒来,可是…这一切又怎么可能实现,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阿逝的眼眸逐渐看向蓝依,蓝依双手握成了拳头,阿逝将双手搭在蓝依身上,以示安慰,蓝依勾唇一笑,也不没有再言语什么。

    “蓝依,仙尊跟我们有血海深仇,别说我不会放过他,就是鲛族也不可能会放过他”

    蓝依也并不需要谁的同情,只是仙尊贵为六界之主竟然如此凶残暴戾,等六界的怨气积累起来,仙尊的日子自然不好过,如今想要推翻他的人,不知除了阿逝他们还有谁。

    “弦歌……对不起,是我没保护好你,等我找齐你的三魂七魄,我就…带你回家”

    原来这根本不是楚弦歌,只是她的一魂罢了,仙尊折磨楚弦歌已经让她三魂七魄流散,孟舍看着这个无神无灵气的楚弦歌,心里一阵抽动,他伸手去触碰楚弦歌,楚弦歌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以前的她,必定会绕着孟舍嬉笑不听,可是现在……,孟舍将楚弦歌装进了琉璃瓶,这里将是重聚楚弦歌三魂七魄的地方,而她在不久的将来会回来。

    “阿逝……”

    “没关系……我一个也可以的”

    孟舍知道阿逝在哪里,这当然是蓝依告诉他的,阿逝虽不懂情爱,可是她的心里也是不好受,她不想靠近孟舍,她总觉得自己会毁掉别人的感情。

    孟舍一把将阿逝拥入怀里,阿逝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孟舍到底是个情种?还是一个浪子呢,这就不得而知,不知在他的心里是否存有阿逝的半分位置……

    “孟舍,你放开我……我不想被人说成毁掉别人的感情”

    阿逝推开了孟舍,孟舍对于阿逝的反应显得有些震惊,孟舍想要伸手触碰阿逝,可是阿逝却躲过了他,阿逝喜欢孟舍,这看得出来,阿逝少一魂,是情魂,但是她似乎注定会喜欢上孟舍,孟舍略微苦笑,他知道他今天做的所作所为可能伤到了阿逝。

    “孟舍…你好好对待楚弦歌姐姐,你们…很配”

    谁能知道阿逝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有多么的难受,阿逝很惊讶自己的变化,自己竟然知道心痛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却并不好受,阿逝转过身子,泪水终究还是落了下来,她第一次因为别人而落泪,阿逝终究因为孟舍而懂了心动,心痛。
桃灼妖夭 说:    喜欢请点收藏,这里谢过咯!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