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极乐之地

作者:桃灼妖夭  |  更新时间:5/17/2018 10:27:00 AM  |  字数:3860字
    “孟舍,你倒是惹得一身风流债,拍拍屁股,就走人”

    阿逝的离开,让孟舍有些颓然,蓝依手里拿着杨柳枝轻轻的逗着铜铃,眸子时不时的憋向孟舍,孟舍倒也是一句话不说,就坐在地上望着湖面发呆。

    “现在倒好,本来说陪着阿逝找情魂,如今却也人也跑不见了,你这个前任鲛王表率也做的真够好”

    蓝依一脸嗤笑的看着孟舍,孟舍呢,倒也还是一句话没有说,蓝依也继续逗着铜铃,不知孟舍受了什么刺激,一把将蓝依打横抱起,蓝依一脸惊恐,孟舍的眸子变得异常冷冽,从他的嘴里倒也是吐出来了一句冷冷的话。

    “把她叫出来”

    蓝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不多时,蓝依的灵力逐渐消散,这时,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的很显然就是鸢儿,鸢儿醒来看见身旁一脸淡然喝着茶水的孟舍,眼眶有些湿润,一把抱住了孟舍,孟舍轻拂鸢儿的头。

    “孟舍哥哥,这段时间你跑哪里去了,鸢儿好想你”

    鸢儿的身体被蓝依征用的这件事,鸢儿自是不知道,一个身体里的两个灵魂,互相不干涉,竟是如此的神奇,孟舍的眸子转向鸢儿,一把将她扑倒在床上,鸢儿自是没有挣扎,孟舍单单把鸢儿看成一个发泄兽欲的工具。

    “孟舍哥哥,你会娶我嘛”

    鸢儿的发丝轻轻垂下,她从后面抱住了孟舍的腰,她的头枕在孟舍的肩上,孟舍没有回答她,只是呆坐着,他施法使得鸢儿睡下,便扒开了她的手,下一次醒来的,想必应该是妖王蓝依吧,孟舍为鸢儿盖上被子,冷冷一笑,这种男人,到底是有多么让人恶心。

    “小妹妹,你一个人啊”

    一家热闹的小酒馆,阿逝喝了不知道多少杯酒了,桌上摆满了酒壶,阿逝其实并不是特别能喝酒,只是现在她却想灌醉,如今的阿逝早已经意识不清,她的周围围着一堆男人,这些凡人竟对她如此无礼。

    “小妹妹,热了吧,哥哥们帮你脱衣服”

    “好…好啊…脱”

    阿逝伸手褪去了自己身上第一件外衣,周围的男人哈哈大笑,皆来调戏阿逝,阿逝的脸微红,意识焕然,这一切自是败孟舍所赐。

    “小妹妹爽快,那要不,我给一杯,你脱两件如何”

    “好…好啊。喝…喝”

    阿逝也跟着笑了起来,那男人端起了酒杯很爽快的喝了下去,周围的人依旧欢声笑语,阿逝也跟着笑起来,她的第二件衣服也顺着手臂滑下,随即是第三件,阿逝的肌肤透过这最后一件隐约可见,周围的人眼睛瞪得能有多大有多大。

    “阿逝—”

    孟舍不知从哪里知道了阿逝的位置,竟匆忙赶来,却见到这一令人发指的一幕,他脱下自己的衣衫,披在阿逝的身上,手一扬,只听得周围的人一片惨叫,那些调戏阿逝的男人,眼睛被孟舍戳瞎,血液顺着眼睛流下,让人不禁唏嘘,孟舍将阿逝打横抱起,眼中一片温柔。

    “这就是你们调戏我的人的下场”

    孟舍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抱着阿逝离开,孟舍看着怀中因为醉酒而睡熟的阿逝,眼里的心疼和愧疚丝毫不减,他将阿逝抱到客栈,命人准备了醒酒汤和洗澡水,孟舍将醒酒汤甚是温柔的喂在阿逝的嘴里,随后便将阿逝丢在了洗澡水里。

    “唔…好暖和”

    阿逝在暖和的水中渐渐醒来,而她的双腿也化做了鱼尾,孟舍隔着帷幕给阿逝换水,孟舍担心水冷了,让阿逝生病,孟舍为阿逝做的这一切,竟然有些让人感动,也不知道他在这帮了阿逝多久,阿逝有些吃惊,对面的帷幕里的是孟舍?阿逝自是不知道是孟舍将她一路抱回了客栈。

    “孟舍?”

    “你醒了,要是洗好了,就穿衣服出来吧,我先走了”

    孟舍抬脚准备离开,阿逝却披上一件薄薄的纱衣,一跃而起的扑在孟舍的身上,孟舍竟然有些错愕,而阿逝的双腿也在离开水的时候变成了人腿,阿逝的肌肤竟然如此吹弹可破,阿逝轻轻踮脚,双臂环住了孟舍,她的唇贴上了孟舍的脸颊,而这一幕好巧不巧被蓝依撞见。

    “阿逝,去把衣服穿上”

    孟舍的眼睛竟然没有流连在阿逝的身上,他扬起头不看阿逝,脸颊上竟然有一丝红晕,看不出来风流公子哥竟然也会坐怀不乱,蓝依的饶有兴趣的在门口看着这两人,孟舍拿起身旁的衣衫遮着她的肌肤,向后退一步,阿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孟舍。

    “谢谢你,孟舍”

    孟舍的笑容显得有些匆忙,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如此风度翩翩,他回眸看了一眼蓝依,显得有些无奈,蓝依这人就是如此喜欢看热闹,蓝依的唇角上扬,显出一丝得意的神色,阿逝的身子在水里泡的有些久,显得有些发胀,阿逝轻轻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了衣衫,鹅黄色的小短裙显得阿逝特别古灵精怪。

    “怎么样,被宠幸的感觉”

    阿逝被蓝依说得小脸通红,蓝依却依旧死皮赖脸的逗着阿逝,阿逝的小脸上的红晕也分布的均匀有序,蓝依面对阿逝的这种反应也觉得很是有趣,也是笑着离开了阿逝的视线。

    “六界法则规定,神仙妖类,不得伤害凡人,孟舍你…”

    天界二殿下楚清尘从小到大都是孟舍的挚友,自从小妹楚弦歌那件事过后,楚清尘对于父上的做法甚是不满,楚清尘也是很疼小妹的,他自是知道孟舍无视规矩,无非就是想挑战仙尊,而他的目的显而易见,想报仇。

    “做事随性,一直都是我的风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你这是在找死”

    楚清尘的一句话让孟舍竟然一时哑口无言,孟舍的眼睛放射出来的光芒,竟然显得有些恶狠狠的,他的双手紧握,他一拳打在墙上,墙体竟然严重变形,楚清尘拍拍孟舍的肩头,无奈的叹气,这一切皆拜仙尊所赐。

    “我也很恨仙尊,控制我父母,杀我小妹,此仇不报非君子”

    楚清尘对仙尊的恨也是介于血海深仇,楚清尘的这份痛也隐忍了好久,终有一日,仙尊会死在他们其中某个人的手上,谁都想亲手屠了仙尊,仙尊的位置也是摇摇欲坠,六界的公敌也就只有仙尊罢了吧。

    “孟舍,孟舍”

    阿逝换好衣衫,一溜烟的就跑出了客栈,阿逝的眸子四处张望寻找孟舍的身影,孟舍早已听见阿逝的呼喊,孟舍给楚清尘一个眼神,楚清尘也瞬间明白,便消失在孟舍的视线里。

    “阿逝?”

    孟舍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阿逝的面前,阿逝有些晃神的看着孟舍,她的小脸涨的通红,手里握着一株向日葵,她红着她的小脸,低着小脑袋,脚尖轻轻摩擦着地面,她颤颤的将手上的向日葵递给了孟舍,嘟着小嘴。

    “孟…孟…孟舍…我…喜欢你…”

    阿逝的脸涨的通红,孟舍自然是惊讶不已,他的眼睛盯上了阿逝手中的向日葵,竟然一时无话,他久久的盯着向日葵,敢接却没接,他未曾想过会有今天这一刻,阿逝依旧举起手中的向日葵,却没有放下,孟舍终究还是接了那向日葵,很温柔的揉揉阿逝的脑袋。

    “阿逝…对不起”

    阿逝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本以为她会很伤心的离开,但没想到那丫头竟然露出一个暖人心脾的笑容,孟舍啊,孟舍啊,你的心里到底是爱着哪个死人,还是爱着眼前这个初入人世的阿逝呢,孟舍最不会表达情感,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心里自然是过意不去,孟舍背过身子,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他爱的永远都是楚弦歌,不会有别人,或许当他自己这样说的时候。就说明已经对旁人动心了。

    “哪个……孟舍,没关系的,弦歌姐姐很棒,我会帮你复活弦歌姐姐的”

    阿逝的话落,便一溜烟的跑开了,在阿逝心里,孟舍开心,她便很开心,孟舍伤心,她自是不开心,这种感觉阿逝也是第一次有,或许在他遇到孟舍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已经开始跳动了。

    “世间情爱总是这样让人羡慕”

    “所以我们梵默上君也开始羡慕爱情了?极乐之地已经开始异动,梵默上君不要分神了好”

    说话的人正是天帝派来帮助梵默的上君,浅草上君,浅草上君平生谨慎,小心翼翼,一点风吹草动却总是让她神经紧绷,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梵默的作为,梵默作为上君,天性草率,整日不理世事,花天酒地,对于浅草来说,梵默就不该成为上君,但是梵默的能力连天帝也要敬畏三分,又怎敢有异议。

    “极乐老祖冲破封印也是时间问题,我们再小心谨慎,他也会重归大陆,倒不如等这一日到来之前先畅玩一翻”

    几百万年前,一小小蛇妖修错了道门,乱了心智,成为了六界的祸害,那时天上地上能与之抗衡的只有四人:鲛族之王—十寒,修真道人—沐屠白,冥界之帝—风清微,天池山的掌门人—苏晴。

    这四位就是整个六界的主心骨,奈何那时六界本就混乱无比,四位主心骨不仅要商讨如何整顿六界,又要防范蛇妖的侵犯,后来,十寒请缨自己一人打理六界,其他三位专心致志对付蛇妖,六界在十寒的打理下归于平静,其他三位也知道该如何对付蛇妖,计划一旦制定,便只能成功,他们集合自己一半的修为将蛇妖封印在极乐之地,为了以防将来蛇妖突破封印,便用牵引丝连接了六界,蛇妖一旦突破封印,六界将会自动筛选精英进入极乐之门接受六界的试炼,最终剩下的六位则会成为对付蛇妖的王牌。

    而这场试炼唯一的纰漏就是所有的人皆不能退出试炼,否则将会被吸尽修为,从头修炼,这场看似毫无人性的试炼,却是保护整个六界安危的唯一的办法,这件事除了天界所有人知道外,其余五界皆只有最高职位的人才知道,可不曾想,封印终究还是要突破了。

    “听说极乐之地有异动了”

    蓝依斜靠在床榻之上,孟舍擦拭着自己的箫,也没有说话,而阿逝只是低头玩弄着茶盏,因为阿逝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极乐之地,她也无话可说,只是时不时的斜眸看孟舍,孟舍的脸上波澜不惊,刚才的事就像不存在一样。

    “喂,你们两个说句话啊”

    “你又不是试炼的的精英,你急什么”

    “啊?极乐之地?”

    孟舍在六界里也是小有人脉,这些事他自是知道,而蓝依是妖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至于阿逝,初为人世的小丫头更是不知道这件事,而她也刚巧掉了一魂,也就无心顾及什么极乐之地,蓝依扶额,也很是无奈,蛇妖不突破封印,试炼之阵就无法启动,极乐之门也就无法打开,这样就无法找出抗衡蛇妖的王牌。

    “我倒觉得,试炼精英里肯定有你”

    “我?没兴趣打打杀杀”

    阿逝歪着脑袋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虽然明白了一点点,但似乎跟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昏昏欲睡的阿逝最终还是趴在桌上睡熟了,蓝依叹口气,像阿逝这种修为不高也不低的小妖,日子过的也是够平淡的了,也不知道这种平淡的日子能过多久,至少不会像他们这般担心了,蓝依揉揉睡熟中阿逝的脑袋。

    “孟舍,好好照顾她”

    “嗯…会的…”
桃灼妖夭 说:很谢谢大家一直支持!我会更加努力!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