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杀戮之后,故事之前

作者:南非鱼  |  更新时间:5/29/2018 4:35:23 PM  |  字数:4549字
    “算了…”鱼玄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高声道,“若是有人觉得实力能与黄道比肩,便上前来一试吧!鱼玄,恩怨仅与宋家,与旁人无干,若是诸位认定自己是宋家人,那鱼玄,也不介意手下添几条孤魂。”

    此言一出,那些手持刀剑的家奴顿了顿,便停了下来。

    “都给老夫上!别听他信口雌黄,哼,他若是有黄道,老夫便早就是天道之人了!给我杀!能手刃鱼玄者,赏一万金株!”宋夏在一旁喝道。

    所谓重赏之下出勇夫,青石城本就弹丸之地,一万金株对于普通人而言,已经可以锦衣玉食的过上一辈子了。听闻有这么多赏金,便立即有人蠢蠢欲动,准备上前去。

    “你们是傻子么?!”小玲儿一看这群人,顿时气道,“若是鱼玄这么好打,为何你们的大当家的不上?这摆明了是拿你们做肉盾的,真的是,唉,太傻了…”

    此言一出,家奴们果然又是犹豫了。

    “现在,不是宋家人的,都滚吧!”鱼玄没那个兴致跟这些人耗着,便喝道,“三息之内,若再不走,我不会手下留情。”

    这些人闻言, 没经过思考,顿时跑了个一干二净,原地瞬间便只剩下宋夏和两个宋家的人。

    “这些没用的东西。”宋夏捂着手,恨恨的道,“鱼玄,你当真要把事情做绝?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若是一会儿宋家的那几位大人知晓了,我看你如何脱身!”

    “我可以跑呀!”鱼玄一摊手,道,“不过在那之前,你,必死!”说罢,鱼玄眼神一凌,便是一个箭步冲向了宋夏,速度快若光束,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鱼玄便已经闪烁到了宋夏跟前,抬手便是一团结实的道力,杀了宋夏,这一下,足以要他的命了。

    宋夏感受到那一团光球的威力,才知道何为绝望,他有预感,这一团光球下来,自己必将殒命,心中便忽然后悔起来,后悔没有跟鱼玄服个软,说个好话,看来,自己今日真要葬身于此了…

    “鱼玄宵小!你敢!”就在宋夏绝望的时候,一声大喝突然传来,顿时一喜,自己有救了!

    而与此同时,鱼玄便感觉到后背传来一阵强烈的危机感,很明显,是有人动了道术,此时他除了躲避,别无他法。然而,看着眼前宋夏露出得意的笑容,鱼玄也是嘴角一扬,跟着笑了。宋夏脸上一僵,笑容凝固在脸上,而下一刻,鱼玄便是将那团精纯道力按进了宋夏的内体。

    “不…不!”宋夏哀嚎一声,在地上打着滚,在身上又抓又挠,看样子很是难受,与此同时,鱼玄背后的劲力也是瞬间消散,鱼玄仍是完好无损的站立在场中,只有宋夏在地上打滚嚎哭。

    “祖爷爷当年所承受的痛苦,便让你感受一遭吧!”鱼玄轻声道。而后,宋夏在地上翻滚了片刻之后,身体上忽然燃起熊熊大火,哀嚎声也逐渐衰弱,不一会儿,便是化成了一撮黑炭。

    围观人群看到此等景象,有些已经是吓哭了,毕竟,还没见过如此骇人的杀戮现场,其余的便是一阵阵倒吸冷气,显然是被这景象震惊的毛骨悚然。

    “何人?敢搅我好事?”而此时,之前大喝的人也是现出身来,又是喝道。想来,先前一下子能重伤鱼玄,却被人化解了招数,一时间有些恼怒。

    “呵呵,赵金老贼,好久不见了。”鱼玄听这声音,看着那黑袍笼罩下的人,冷声笑道,“你觉得,只有你有同伙么?”说罢,黑曜便是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站在鱼玄面前。

    “呵,好小子。”那黑袍人道,“当年让你跑了,如今却主动送上门来,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待在那遥远古镇,老夫还真不敢把你如何,今日,老夫倒要看看,你两个人,如何敌得过我四人!”说罢,另外三人便是从远处飞来,伫立在赵金身边。

    “如若所料不错,嬴穹大人也在里面吧?怎么?交道打了这么久,见了面,连招呼都不打?”鱼玄笑道。

    “哈哈哈…”果然,其中一个黑衣人应声而出,“原来,你知道我在这儿啊,也好,那就摆明了说吧!如若,现在你肯将清明残卷交与我,我便留你一个全尸,还能放了你这位朋友…如若不然,屠戮殆尽!呵呵,小子,考虑清楚啊…”

    “赢大人还真是聒噪啊…”鱼玄一言一出,那嬴穹果然是拉下脸来,而后四个人将面罩一摘,露出真容来,而其中两人,赵金,以及另外一个人,鱼玄记得清清楚楚,便是当年参与鱼家屠门的人!而赵金,拉下面罩之后,须发全无,脸上还留下了半张脸的伤疤。

    “赵老贼,看来,当年祖爷爷将你烧成了鸟蛋,今日,便由鱼玄将你这鸟蛋烤熟吧?如何?哈哈哈…”鱼玄笑道。

    “牙尖嘴利的小子!”赵金一咬牙,“马上让你跪地求饶!”说罢,便是运转道力,大喝一声,“雷帝之怒!”而后,便见一道半人粗的雷电从天上闪烁而来,直劈鱼玄。

    “雷电九决!第七决!天雷关火!”鱼玄无法判断赵金使的是什么等级的道术,便直接将自己修炼的最大化的第七决放出,看能不能抗衡这一下。

    而后,众目睽睽下鱼玄带着火焰的天雷牢笼便是跟赵金的那道闪电碰撞在一起,然而让鱼玄大失所望的是,那赵金的雷帝之怒在第七决面前根本是不堪一击,遇之即融,而第七决威力不减,直奔赵金而去。

    “怎么会这样!”赵金大喝一声,那雷帝之怒,可是人级上品的道术,为何在同为风雷道术的雷电九决面前竟如此不堪?眼瞅着那雷霆牢笼便要将赵金淹没,身边的嬴穹却是一挥手,一道透明的山形笼子跟第七决碰撞在一起,而后双双消散。

    “多谢赢大人出手。”赵金死里逃生,赶忙跟嬴穹道谢道。

    “呵呵,小子,看来,缴获了凌腾的乾坤袋,功力又有所长进啊…”嬴穹切身体会到那雷电九决,方才觉得有些棘手,他这云山罩乃是地级下品的道术,却也只能与那雷电九决轰成平手,看来,当初凌腾确实将雷电九决用糟蹋了。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做出头鸟?”鱼玄嗤笑道。

    “哼!狂妄!”嬴穹怒喝一声,“都一起上吧!速战速决!”赵金等三人闻言,俱是点了点头,便各自开始催发道力,准备道术。

    鱼玄微微一皱眉头,这四个人全部的道术一起砸过来,还真够他喝一壶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四个黄道高手的全力一击。

    “关键时刻,我会出手的。”黑曜在旁边轻声道。

    “有劳黑曜大哥了…嗯?”鱼玄看着对面正要成型的各类道术,忽然挑了挑眉毛,嘴角一扬,“我倒要看看,你们哪儿来的道力…”而后,鱼玄便往地上一坐,开始闭目打坐。

    鱼玄这一举动,所有人都是一阵疑惑,显然不知道这家伙要干嘛。

    “哼,故弄玄虚!”嬴穹冷哼一声,对众人道,“加快速度!”几人闻言,便加快了手里道术的凝结。

    然而,虽然是电光火石的功夫,嬴穹几人却忽然发现,周围的道力,竟然一时间不足以凝结成完整的道术了!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俱是一脸惊骇,道术若不能结成完整的一式,根本无法用出,若是此时散去,就白白耗费了精力…

    “赢大人,好像是那小子搞的鬼!”赵金看着坐立不动的鱼玄,急忙道。

    “哼…旁门左道!”嬴穹当机立断道,“你们三人,立即将道术散去,我这天火灭魂,乃是地级上品的道术!只要供我结成,便能将那小子一击轰杀!”

    赵金三人闻言,便立即一步步的将道术尽数散去,而散去的道力,则是立即被近在咫尺的嬴穹所吸着,逐渐凝成他那天火灭魂。

    而此时,看似在安心静坐的鱼玄,内部的经脉确是在疯狂运转着。之前鱼玄突然生出的想法,便是将所有会使的道术一齐使出,放才能将经脉的运转力达到最大化!如此,方能将天地道力进行一种疯狂的掠夺!黑曜刚开始不明白,然而精细如他,在鱼玄静坐之后,立即感受到了身边天地道力的变化,便也是惊骇于鱼玄这如同黑洞般的吸力。

    片刻,便出现了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鱼玄身后,一个光茧在逐渐的生成,那是当年鱼无极留下的“道力飞舟”;而在其身后,则是生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翼,那便是紫光之翼…经过鱼玄静静的用四条经脉道力强化,这紫光之翼竟然比原先生生大出一倍,看起来极为夺目;其身前,则开始凝结成一把炫目的青光剑,以及雷电之球,雷电之牢…;其周身,则萦绕出淡淡的绿色气息,那是灵龟长憩…片刻,鱼玄开始慢慢的升至空中…

    种种道术萦绕在鱼玄周围,让他看起来颇为炫目,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心多用的感觉是如何费神,这需要高度集中的精神,放才能将这么多的道术全部操控完成。

    “赢大人…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赵金仰着头,看着坐在半空中身上各种光环的鱼玄,滚了滚喉咙,道。

    “怕什么!”嬴穹道,“不过是些旁门左道罢了,我会让他知道,旁门左道的东西,在地级上品道术面前,不堪一击!”

    某一刻,嬴穹的天火灭魂,看似终于凝结完毕,便看着鱼玄道,“小子,吃我一记试试!”说罢,便是将手一推,那凝结成晦涩符印的巨大黑色飞盘,闪动着些许红黑交错的黑气,直直的飞向鱼玄,“灭魂之劫,万物皆灭,受死吧,哈哈哈…”

    “呵呵呵…黄道之人,竟敢妄言灭万物,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光盘即将接近鱼玄的时候,后者缓缓睁开眼睛,而此时,鱼玄的眼睛俱是金色光芒,如同太阳般明亮,加上多重光环的环绕,这一刻,鱼玄恍若空中的天神一般。

    所有人皆是看呆了,连赵金都忍不住一阵动容。嬴穹脸上的肌肉抖了抖,显然,他有些怕了。

    “去!”鱼玄随手一挥,后面那凝结如实质般的道力飞舟,径自向那黑色飞盘飞去,而后两者相撞,一阵耀眼的光芒爆炸开来,晃得众人睁不开眼睛,当人们再次看时,爆炸处空无一物…看样子,是道力飞舟,跟那天火灭魂,同归于尽了…

    “哈哈…我这光茧,连道术都算不上,已经破你这地级道术,可还敢妄言?”鱼玄盘坐空中,朗声笑道。

    “不…不可能!”嬴穹愣了片刻,歇斯底里的尖叫道,“天火灭魂,乃是地级上品的道术!你这何种道术?竟能与我相殁?”

    “道力飞舟,乃是祖爷爷的普通技能罢了…”鱼玄森然一笑,“既然败了,那今日,便是祭我鱼家冤魂之时!”说罢,便一挥袖袍,身前的雷电九决一共七个招式,连同青光之剑,便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那四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齐齐的飞了下去。

    “鱼玄小友…有话…好好说…我不要清明残卷了…”嬴穹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少年究竟有多可怕,便陪着笑道。然而,已经无济于事,说时迟那时快,八种道术,已经狠狠的轰在了那四人身上,爆炸声响彻天际…一声惨叫都没有,片刻之后,当场上重新归于平静之时,便只剩地下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洞,四个在青石城威名远扬的天级高手,转瞬间变成了渣滓…

    “祖爷爷,父亲,大伯,二伯…鱼家诸位族人!鱼玄,给你们报仇了!”鱼玄从空中缓缓落下,而后看着鱼家所在的方向,喃喃道,黑曜和小玲儿走了过来,在他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鱼玄转过身,看了看那大黑洞,半晌,惋惜道,“唉,可惜了那些上好的道术…”

    “呵呵,便宜总不能都让你占了不是?”黑曜笑道,“真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样的奇招,竟然能同时使用多种道术,我很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想知道?附耳过来,”鱼玄一笑,黑曜便是弯下腰身凑到鱼玄跟前,下一刻,鱼玄轻轻吐出几个字,却让他大为惊骇,

    “我是,八卦体。”

    一个月后。

    鱼玄将鱼府重新修整起来,青石城的人听说了,都自发的前去帮忙,打扫,修葺,送东西…总之,鱼玄现在在青石城,弄一座大宅子,从头到尾,不需要自己出一份力,一分钱财,全都有人弄好了。

    “你帮我们除掉了宋家,让人们得以过上安生日子,没啥比活得舒心更让开心的了。”青石城的人们说。

    虽然修好了宅子,但是鱼玄还是有个问题没弄明白,宋寒与宋家的老祖先,到底是被谁杀死的?难道鱼家果真还有如此实力的故交吗?留有血字的那面墙,鱼玄没有动,以期有一日,能找到这个人,报答他的恩情。

    “小玄子…爷爷被抓走了!”

    某一日,慕容嫣来了青石城,一见面便焦急的道。

    “为什么?被何人所抓?”鱼玄问道。

    “不知道,我也是听人说的,具体还没来得及打听…”慕容嫣说着说着便快哭了。

    “我知道了。”

    鱼玄重新锁上了宅子,深深的看了一眼,便转身走了。

    此间一去,不知何时再归来。再次归来之际,故人必定齐在!

    这,也是鱼玄对鱼家的承诺…

    <完>
南非鱼 说: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