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曜邪狼【续】

作者:姬月  |  更新时间:6/9/2018 3:25:43 PM  |  字数:3330字
    豪迈的一剑,就刺向剑龙的一处空隙,本来剑龙的鳞片,乃是一口口上下翻飞的飞剑,整条剑龙的剑气连成一片,几乎无隙可乘,但是,苏鼎剑法何等精妙,他凭借着对剑意的妙悟,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剑龙的空隙,当即一剑刺了下去。

    “嗤啦!”

    苏鼎一剑正中剑龙的弱点,连成一片的剑气被撕出一道巨大的缺口,雷狂那“吞天鲲鹏手”的吞噬气息,顿时渗透进去。

    几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有几个赤霄门弟子,当场被吸成人干,鲜血精气都被雷狂吞噬。

    “哈哈哈,好剑法!”

    雷狂大笑着赞赏苏鼎,双手齐齐杀出,疯狂的吞噬力覆盖开去,瞬间就将剑龙绞碎,一举破了陆修的“紫月剑龙阵”。

    雷狂得势不饶人,双手往前一伸,想要一手捏爆陆修的头颅。陆修骇异失色,剑阵刚被破掉,他气息还没缓和过来,万万挡不住雷狂的杀招。

    “够了!”

    苏鼎连忙一剑刺出,直指雷狂眉心,这是围魏救赵的打法,果然,雷狂见苏鼎挥剑刺来,连忙回手一挡,拦住了苏鼎的剑。

    陆修躲过了一劫,气息缓和过来,吓得他连忙后退开去。

    “苏鼎,你让开,我要杀了那混蛋。”雷狂目光电芒爆闪。

    苏鼎说道:“雷狂,今日有我在场,你不许杀他,他好歹也是我赤霄门的弟子,我不能任由你胡来。”

    苏鼎话语落下,雷狂和陆修都是一愣,陆修没想到苏鼎竟不计前嫌,会反过来帮他。

    其实,苏鼎是不想事情闹大,自己中途离开天弃之地,已经算是越狱,如果再放任雷狂杀人,那自己就绝对是罪不可赦了。

    “哼,苏鼎,你私自越狱,又勾结奸邪,罪不可恕,你等着吧,你死定了。”

    陆修缓过气来,知道自己安全了,当即就蛮横起来,刚才苏鼎救了她,他也丝毫不领情。

    “我们走!”

    陆修带人离开,他自问自己虽厉害,但苏鼎和雷狂联手,他也打不过。

    雷狂脸上杀气一涌,想要追杀陆修,但被苏鼎拦住了。

    雷狂道:“苏鼎,你这是放虎归山啊!我们干脆杀人灭口,岂不痛快?”

    苏鼎苦笑道:“像陆修这么重要的弟子,身上肯定带着命牌,一旦杀了他,他命牌碎裂,我一样会被查出来。”

    想当初,苏鼎斩杀金鹿子,金鹿子身上命牌碎裂,凉王府马上就知道了,如果现在杀了陆修,恐怕紫月脉主北辰野,会亲自来讨个公道,到时候就算慕容天来了,也保不住苏鼎。

    雷狂一愣,他倒是没想这么多,也完全不顾后果。

    “对了,雷狂,你来这里干什么?”苏鼎好奇问道,雷狂居然会出现在天魔血池,这着实出乎苏鼎的意料。

    雷狂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抹狞厉神色,说道:“我来给赤霄门一顿教训。”

    “什么教训?”

    苏鼎心头一寒,以雷狂的脾性,什么都做得出来,他可别闹出什么大祸才好。

    雷狂笑而不语,就在这时,却听“呜呜”的一阵狼嚎声响起,接着整个天魔血池,都是沸腾起来。

    苏鼎心头一凛,那狼嚎声是从血池中央传出的,声调逐渐变得凶厉,旋即化作一道恐怖的咆哮:

    “钧天帅!你压了我五百年,整整五百年啊!”

    “哗啦!”

    整片天魔血池迸发出一阵巨响,所有的池水冲天而起,化作漫天血雨,天魔血池瞬间变得干涸。

    血池中央,是一座高达十丈的五指山,五指山肃穆巍峨,上面贴着一纸符诏,符诏上书“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充斥着恐怖的封印力量。

    五指山下,压着一头妖狼,妖狼面目狰狞,通体皮毛漆黑,透着一股诡秘的色泽。

    妖狼仰天咆哮着,拼命挣扎,五指山上的一纸符诏,那“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闪烁着一阵金光,不断颤抖着,最后“喀”的一声,真言爆裂粉碎,整座五指山也随之分崩离析,轰隆隆地坍塌下来。

    “嘭!”

    妖狼冲天而起,浑身迸发出一抹浓郁的魔曦,它哈哈大笑着,张狂地大叫:“出来了!我终于出来了!”

    天魔血池突起变故,苏鼎顿时呆住了,望着天空上的妖狼,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那是本来封印在天魔血池的上古天魔——黑曜邪狼!

    “你把天魔放出来了?”

    苏鼎瞪了一眼雷狂,禁不住惊骇后退一步。

    雷狂哈哈大笑,说道:“我要给赤霄门一顿教训,哼!当初紫月脉主北辰野,竟敢带人追杀我,我要让他看看我雷狂的厉害。”

    “钧天帅!你害得我好苦啊!这五百年来,你日日吸我精血,抽我灵髓,害我生不如死!今日,我要血洗中州,哈哈哈哈……”

    黑曜邪狼狂笑着,魔威滔天,整座皇宫响起了一阵尖叫声和骚动,习惯了安逸的王室贵胄们,压根就没见过什么血腥场面,不少妃子太监望着天上的黑曜邪狼,当场就被那股凶戾魔威震晕过去。

    黑曜邪狼狞笑着,看着骚乱不堪的皇宫,就宛如看着一个蚂蚁窝,它双爪一扫,一道无匹的爪风狂扫而出,狠狠击在一片宫殿上,那雕龙画凤的巨大宫殿,顿时就化作废墟,乱石断瓦四散激射,不知砸死了多少婢女太监。

    整片皇宫乱作一团。

    陆修等人刚离开天魔血池,正走到皇宫门口,突然看到皇宫出现这等变故,陆修顿时震怖不已,恐惧地看着天上的黑曜邪狼,哆嗦道:“那个疯子!居然将天魔放出来了!”

    刚才在天魔血池,雷狂一开始没有理会陆修的挑衅,陆修猜测他有重大图谋,但万万没想到,雷狂居然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将上古天魔放出来!

    如果知道雷狂的目的是这样,陆修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阻止他,但可惜雷狂精晓雷遁之术,他就算施展开《春雷宝典》,也无法探知雷狂的踪迹,所以雷狂破解五指山的封印,陆修竟一无所知!

    黑曜邪狼出世,整个皇宫乱透了,黑曜邪狼疯狂破坏着,它利爪一挥,就是一道凶悍的爪风杀出,身躯一动,就有万千魔曦化作利箭,四下激射,顷刻之间,小半个皇宫就被黑曜邪狼摧毁了,到处都是乱石废墟,惨叫声接连响起,不知多少人死于非命。

    皇宫的御林军都是能征善战的强者,但面对黑曜邪狼这等天魔,却也无能为力。

    “你……你疯了!”

    苏鼎怒视着雷狂,他早知雷狂脾气狂傲,但想不到竟如此肆无忌惮,为了一己私仇,连天魔也敢放出来。

    “我雷狂点滴之恩必还,睚眦之仇必报!”雷狂浑身煞气腾腾,声音铿锵有力,充满嚣张狂傲的气势。

    黑曜邪狼疯狂破坏着,它被五指山镇压五百年,但依旧保持着强横的实力,起码相当于一名武尊。

    武尊级别的高手,放眼整个中州,也是屈指可数,可想而知黑曜邪狼的厉害。

    苏鼎自然无力阻挡这等天魔,如果用本命神通的话,或许可以拖一拖黑曜邪狼的脚步,但没必要,因为实力相差太大了,就算施展本命神通,也不见得能对黑曜邪狼造成多大伤害。

    “妖孽,给我住手!”

    一道娇叱声响起。

    一个披着金发的女骑士,跨骑一匹独角马,悍不畏死地冲向黑曜邪狼。

    “洛青鸾!”

    苏鼎看到那名女骑士,不禁惊呼了一声。

    洛青鸾剑眉怒目,一脸正气,单枪匹马往前冲杀,沿途不时有乱石砸来,都被她持枪斩破,她势如破竹冲到了黑曜邪狼附近,浑身精钢铠甲在烈日下熠熠生辉,透出英武勇猛的神采,似乎连漫天魔威都被她冲散。

    “本命神通!苍生古佛!”

    洛青鸾没有丝毫犹豫,居然当场就施展出本命神通,一尊肃穆的古佛幻象,骤然在她背后浮现。

    古佛一脸怒容,浑身佛曦喷薄,爆发出漫天霞彩,一股令人膜拜的佛门正气,从古佛身上透出,整尊古佛都充满了庄严端凝的气势。

    “呔!”

    洛青鸾一声怒吼,狠狠一掌劈出,九天苍穹之上,猛然爆发出一阵震荡乾坤的巨大呼啸,一个金色的手掌印,就狠狠压碎白云,兜头朝黑曜邪狼打来。

    那一个金色掌印,足足有百丈方圆,硕大无匹,透着恐怖的劲气,天下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能抵挡这一掌。

    这是洛青鸾的本命神通,钧天世家颇负盛名的“苍生古佛”,洛青鸾居然不顾自己寿命的消耗,当场就施展出来。

    “轰!”

    金色掌印狠狠砸落,打在黑曜邪狼身上,当初在青州,洛青鸾施展这一掌,一瞬间就将三魔之一的黑火老祖拍成肉酱,但是,黑曜邪狼的实力,比一万个黑火老祖还厉害,这恐怖的一掌,却没有将它打死,甚至连伤都伤不了。

    黑曜邪狼浑身冒出一阵黑光,一个个漆黑的咒印,在它身周浮动着,金色掌印将它打落地面后,就无法再寸进半分,被黑曜邪狼挡住。

    黑曜邪狼四爪踏地,牢牢挡住了洛青鸾这招本命神通。

    “嘿嘿,这一招如果由钧天帅来施展,我肯定是挡不住的,但你这小丫头,就算再修炼百年,也伤不到我。”

    黑曜邪狼冷笑着,森白的獠牙显得恐怖而狰狞,它双爪猛然一撕,整个金色掌印,都被撕碎,化作漫天细碎的金芒。

    “噗嗤!”

    洛青鸾狂喷出一口鲜血,满头金光闪闪的长发,顿时一根根化作苍白,却是她施展了本命神通,陷入了衰老状态。

    洛青鸾顷刻落败,但也幸好有她拖延了一下,卫兵们已经护送着一众皇室贵胄,安全地逃出皇宫。

    “孽畜!够了!”

    一声雷霆咆哮震天响起,远方的天际有一片雷云,轰隆隆呼啸而来,漫天金色电芒宛如腾蛇,疯狂跳动着,一名魁梧的男子,从雷云里破杀而出,脚踏惊雷,狠狠冲向黑曜邪狼。
姬月 说:XXXXXXXX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