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2)

作者:yukiza  |  更新时间:6/10/2018 7:36:56 PM  |  字数:3293字
    "命运不得我挑选 前途生死自己难料"

    不知为何,我觉的这句话是十分适合来形容此刻的自己!如果命运、甚至于所有的事情也能够重来的话,是否会有着重大的改变?

    至少不用伤痛欲绝啊!不用看着他们被惨杀!

    我不想母亲失踪,也不希望大家被杀!也希望早点得知自己对你的思念是这般的深刻。。。迪文,我只是想知道,你爱我吗?

    我不想嫁给那个不曾见面的男人,要嫁的话就只有你!你是我心所依,是我的世界的全部!

    如果我没有前来这里的话,是否不会死去?一切全都是我自找的麻烦,我真的该死。

    但是,就算是感到多么的后悔也好,现在的我却什么也不能重来了,因为我快要死了。

    死亡的感觉对于我而言,并不害怕也不陌生,唯一的是,只是不舍的最爱的你!

    反正我的灵魂和所有的一切,全都在十年前的洪洪烈火中,给完全的烧毁。。。

    现在的死亡,是我该偿还的债,我早该死去的。

    迪文,我只想跟你说一声,我爱你,永远永远的爱你,无论是如何也好,只爱你一人。。。

    所以,请不要忘记我。

    2017年12月24日 黄昏时份 私立明神高等学校 旧校舍

    这怨灵真的只是普通怨灵那般的简单吗?

    真的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只说着不像是人类语言的白骨骑士的时候,它的高大身影,竟跟每晚折磨我的父亲身影,互相的重叠了!

    在这么的瞬间,我竟以为它是前来把自己带回他们身边的、掌管着死亡的死神!

    我竟开始不害怕它,还渴望着一个充满了禁忌似的愿望----那就是希望它带走我,让我离开这个早已经变的不知所谓的世界。

    "祢。。。是带我回去地狱跟家人见面的神灵吗?"

    充满着激动的泪水,不断地滑落在脸庞!虽然不大清楚祂说的是什么跟什么,但只要可以跟最爱的父亲见面,牺牲所有也是值得的!

    我的眼中只有最敬爱的父亲,失踪了长达十三年的母亲?我对她可是充满了恨意!

    如果不是她冒死前去地下遗迹探险的话,怎会失去踪影?如果不是这样,温柔的父亲和家人,怎会遭到神秘怨灵的惨杀?一切都是因为她!

    所以,我的心只有父亲,容不下母亲了。

    "。。。"被我误认为是死亡之神的白骨怨灵,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一直保持沉默。

    看着祂依旧保持着属于自己的沉默,我那颗原是充满了奢望的真诚、奢望的心,直沉下去。

    我只不过是想要见大家。

    "下等的人类巫女,快点交出幻晶石和奏者。。。"

    幻晶石是什么?钻石的一种吗?怎么没听过的?还有的是奏者,演奏乐器的人?

    这些该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我竟完全没听过!

    就算东西真的在我身上,你这欺骗我的傢伙,难道你认为我会无条件的乖乖奉上?

    你不懂的什么是等价交换原则吗?你想要得到什么,就要牺牲些同等价值的东西。

    你想要我交出来?行!除非我死了吧!不然你的想法的确很天真。

    看着这只欺骗我的怨灵,真的感到很愤怒!但我现在只是冷笑着回答说:"我什么也没有!除了贱命以外,根本已经一无所有!就算你杀死我也好,也没有这些你要的东西变出来!"

    "。。。不答应交出来吗?就是古代的巫女也得要死!那妳注定要以死偿罪。。。罪的公价是死!!"

    看着亡灵骑士缓缓地拔出骑士直刀,然后朝我所在的方向用力地投掷过来!

    看着动弹不能的自己,看着愈来愈接近的刀,我那隐藏在骨子里的顽强和反叛,在这时表露无遗。

    也严重地爆发出来!

    "你这噁心的怪物敢杀死我的话,我是绝不会轻易让你如愿以偿的!"我怒吼着说。

    最多不过是同归于尽!死亡对于我而言,并不可怕也并不陌生!反正,我在十年前的灭门中,已經完全地死去了!

    "你。。。呜啊!"满是黑色血污的骑士直刀,狠狠的自腹部贯穿了我的身体!我满脸的不相信热看着、看着差点完全没入身体的刀。

    喉咙处传来浓烈的血腥味道,身体传来的剧痛教我快要晕倒!再也忍不住的我,把湧上来的深红色鲜血,"哗"的一声全吐了出来!

    "杀。。。了。。。我。。。"

    "古代巫女,没有人可以跟王讨价还价。。。"怨灵的语气开始感到不耐烦了。至于它口中所说的王到底是谁,我早已没任何的兴趣!

    "杀了我。。。别要我多说一次!"我心意已决。

    迪文,真的对不起!也许我真的没可能活着离开这旧校舍的了。。。如果、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再继续这段缘份好不好?

    我真的已经支持不了,对不起。。。

    很想、很想可以再次亲口跟你说句"我爱你",但是,真的真的再也没这个可能了!我最后的希望是,就算你失去我也好,也能跟那个女孩幸福愉快地生活下去。。。名为"一生一世"的承诺,过于沉重。。。

    "。。。"它依然沉默着并把手伸前,空中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符文阵,一道激光自阵前出现,朝着我的所在方向,疾射过来!

    "呜啊!"激光贯穿了我的胸口,我只能发出哀鸣。

    鲜血和撕心裂肺的剧痛,伴随着强大的物理作用力下,把我变为犹如断线的风筝般,狠狠地撞在通道尽头的铁制储物柜处!

    失血过多和伤势过重,就是意识也变的模糊不清,我知道自己已经是时日无多,快要死了。

    "迪。。。文,对不起。。。"不断地口吐鲜血的我,在毫无意识只余下本能,完全的不理会身体所传来超越人类能承受的剧痛,摇摇晃晃地重新站起来。

    口中只懂呼叫着你的名字。

    虽然知道不过只是奢望、虽然深知你是绝不可能在这里出现,可是在模糊中的我,还是希望在死前能再见你一面,当一次拯救我的白马王子。。。

    "不能死。。。迪。。。文。。。"

    我知道、也很清楚自己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但在临死前的瞬间,我决定要拉它一起回地狱!

    其实,我的手中根本什么武器也没有!唯一拥有的,便只有自己的身体了!

    怨灵的眼眶中的绿色鬼火闪烁不定,同时也变化为红色的,似是对于我的反抗感到愤怒了!

    只听到它以永冷没什么音调的声音,严肃地作出最后最后的质问----

    "。。。还不快点交还幻晶石?古代巫女。。。"

    我不是什么古代的巫女!!我只是、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是属于迪文你的女人。。。

    "妳还要一直地否定吗。。。王说,罪的公价乃是死!那妳就给我完全地在这个世界消失吧!!"

    怨灵以不知名的空间跳跃的方法,在瞬间便来到我的跟前!然后朝着我的胸口处,狠狠的朝着我的胸口,轰出沉重的拳头!!

    "呜!"整个地面也被轰出一个大洞我的口鼻不断地喷出鲜血!我就是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我不是害怕死亡,而是我有心愿没了。

    你们怎样也想不到这傢伙,在每次作出攻击时,全都是避开了重要的要害,不然的话,我早已经气绝身亡了!还能活下去吗?

    这拳头的力道之沉重,真真是想要了我的性命似的!却依然没有把我一击杀死!这是对付犯人的手法吧?我,真的要命丧于此吗?真的再也没法子跟重要的你再次见面吗?

    有时候我真的想问: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这样的折磨我,对你这怨灵有什么好处?

    迪文,你这个傻瓜,你知道我爱你吗?无论我是什么巫女也好、普通的老师也好,我的心永远只属于你一人!也许再也看不到明天的朝阳了,但拥有跟你最美好的回忆,对我来说,却是于愿足矣。

    "叮铃铃铃铃----"

    "该死。。。时间已经不容许我杀了她吗。。。?"

    就在骸骨怨灵准备把我杀死的时候戈,那彷如拯救我的性命般的柔和的风铃声,再次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缓缓地响起来!

    什么骸骨怨灵、什么鬼压床和鬼打墙什么的情况,全都逐渐地消失。。。现场只余下被严重破坏的痕迹,还有就是浑身也是鲜血的我。

    迪文,你会来吗?我一直定定的看着唯一的出入口的那边,心中多么希望你会来见我最后一面。

    算是临死前的安慰吧!

    "迪文,你知道我很痛吗。。。?"身体传来的剧痛,让我整个人也不禁倒抽了口气!已经是吸进去的空气、基本上呼不出气了。

    现在的我,只是等待断气的时刻来临而已。

    "好痛。。。"痛苦的泪水不断滑落。现在的你已经跟那个女孩见面了吧?已经把我给遗忘了吧!

    不知道那女孩是不是很漂亮?很温柔?也许比较我的话也还要好的吧?所以,请忘了我吧!

    反正我距离死亡也不远了。

    要是被死去的族人和父母得知,现在的我竟会被刚才那只怨灵什么的所杀死的话,不知道泉下有知的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应该会被严重的取笑吧?因我竟没有半点的还击能力!我可是弓道比赛的冠军好不好?

    迪文。。。我还没有跟你说清楚呢。。。自从刚才跟你的接吻开始,我已确定自己对你的情感,原来早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你!但现在我却。。。

    真的是"成也箫何、败也箫何"!

    可是啊,这份得来不易的情感,还是因为我的关系而变的无疾而终!

    "抱歉啊。。。迪文。。。我最爱是你!"
yukiza 说:唉

评论

您还未登录,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

上一章
没有下一节内容了章节加载中...

用户登录

账号:
密码:
忘记密码?
还没账号?立即注册>>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